学院新闻

2021南京论坛·分论坛:“东亚历史文明与文化创新” 会议纪要

作者:     日期:2021-12-15


        “南京论坛”(Nanjing Forum)是南京大学与韩国崔钟贤学术院联合主办的系列国际年会,是江苏省和南京市的一张重要国际名片,也是继“北京论坛”、“上海论坛”和“天津论坛”之后第四个具有广泛国际影响力的高端对话平台。  “南京论坛2021”的主题为“责任与共生——全球危机、机遇与方案”,南京大学文学院承办“分论坛1:东亚历史文明与文化创新”。

 

 

        开幕式由南京大学杨忠副书记主持,南京大学吕建校长、江苏省文旅厅常胜梅副厅长、SK集团崔泰源董事长分别致辞。开幕式详细报道请见南大新闻网:

https://news.nju.edu.cn/zhxw/20211211/i105438.html

 

        此后,由南京大学陆延青副校长主持南京论坛的主旨演讲,第一位演讲者即分论坛1邀请的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倪豪士教授(William H. Nienhauser, Jr.)。他的题目是《泰伯奔吴的传说——历史、当下与未来》。倪豪士教授关注到《史记·吴太伯世家》与《史记·周本纪》所载“泰伯奔吴”说存在矛盾,其先引《左传》《诗经》《竹书纪年》等传世文献论证泰伯并未跟随古公亶父去豳迁岐,及后又引杨宽、王玉哲的观点,认为泰伯没有随古公亶父一起迁移,可能有军事上的考虑,最终其成为虞国的始祖,而吴国则是虞国的分支。“泰伯奔吴”之说主要见于儒家文献,是后来人的历史塑造,《吴太伯世家》居《史记世家》第一篇是为了强调让位的重要性。最后,倪豪士教授感谢了南京大学如徐兴无、童岭、葛燕红等老师对其支持与鼓励,同时希望以后还能来“大吴”南京旅行。

 

 

        主题演讲之后,本分论坛“东亚历史文明与文化创新”分A、B两组同时进行。以下为两组简单纪要。

 

 

12月11日 A组报告

分论坛A组报告会第一场由南京大学徐兴无教授主持。

 

 

        首先报告的是南京大学张伯伟教授,题为《“文和”与“文战”:东亚诗赋外交的两种模式》。该文认为诗赋外交是东亚历史上的一种特殊现象,与《左传》赋诗言志的传统有关,可分为“文和”与“文战”两种,研究者要认真把握两种外交模式的相关文献及其对文化提高的促进作用。

 

 

        紧接着日本中央大学水上雅晴教授做了《日本江户时代俗文学中看到的汉学因素:以川柳和滑稽模仿作品为对象的考察》的报告,其认为俗文学的内容反映老百姓的知识水平和范围,以及他们的乐趣和日常生活,并以《经典余师 大学》与《倾城情史 大客》的对比研究为例,生动展现了江户时代老百姓对汉籍的接受。

 

 

        最后台湾师范大学张崑将教授《近世东亚儒者对“中华秩序”追求的乡愁》的报告以三段史料分别论证17世纪的中国与朝鲜、日本、越南的关系,并概括为父子关系、养父子关系和兄弟关系。“乡愁”是中华秩序的一种体现方式,有向心力和离心力之分。

 

 

        在三位老师报告完之后,南京大学卞东波教授依次进行评议,他认为张伯伟教授的文章不仅是一篇优秀的学术论文,也注重与当下的回应。水上雅晴教授的文章就日本俗文学如何接受汉学做了很好的研究示范,同时也指出集部文献也有俗化的倾向,以及存在汉文注和假名注互通的现象。张崑将教授的文章根据三段史料用演绎法展开研究,但还应进一步详考史料,使论证更加周密。

 

        分论坛A组报告会第二场由南京大学童岭教授主持。

 

 

        首先由香港科技大学吕宗力教授先做了《谶纬文献再整理刍议》的报告,其指出传统纬书辑佚存在漏辑、误辑、缺乏史源学观照、版本不讲究等问题,并提出新的谶纬文献整理思路,即搜检原典,长编先行;正本清源,精细校勘;结合思想史、知识史、政治文化史视角。同时以《河图·括地象》与《河图·帝览嬉》两部谶纬文献的辑佚为例做了展示。

        北京大学刘玉才教授《关于皇侃<论语义疏>原本体式的检讨》在回顾《论语义疏》流传情况的基础上,先展示是书存世诸本的面貌,进而将《论语义疏》与《礼记子本疏义》、敦煌唐初写本《老子道德经义疏》作比较,探讨《论语义疏》的原本体式,其认为经注疏合体文本出现于唐前写本时代,古抄本《论语义疏》可据武内义雄说区分为两类。

        北京大学程苏东教授《以经驭传:汉书五行志的书写意图与策略》一文认为《史记·天官书》到《汉书·五行志》的转化意味着两汉天人之学知识体系的变化,班固通过形式强化经传之别、援经释传强调相关性、以《春秋》为本剪裁灾异记录等方式对术数色彩浓厚的《洪范五行传》进行改造,以此强化《汉书·五行志》的经学色彩,这反映了班固欲将天人之学确立为汉代经学核心构成所做的努力。

 

 

        在三位教授报告完后,徐兴无教授分别做了评议,其认为吕宗力教授对纬书辑佚贡献很大,并希望其辑佚能呈现一个丰富的中古知识谱系,同时也应该对史源考察与疏证两种方法做一辨析。刘玉才教授的研究则颠覆了我们对经疏义疏抄本的传统认知。程苏东教授研究的创见在于发现了班固用儒家逻辑嵌入《汉书·五行志》,重构天人之学。这三篇文章的共同特点是都以不确定的文本作研究对象,具有相当的难度和启发性。

 

12月11日B组

        分论坛B组报告会第一场由南京大学徐雁平教授主持。

        首先由南京大学程章灿教授报告《〈世说新语〉与中国文化的长江时代》。程章灿教授指出长江不仅是书中最经常出现、最宏大的地理空间背景,渡江、南渡故事更成为两晋历史最令人难忘的分界线。文献沿长江流转、南学与北学分野,江左成为文化正统所居,一千多则《世说新语》故事集标志着中国文化进入长江时代,南京学者或许可取“江上”之名自作美称。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林宗正教授以清代的两位江南诗人也是南京诗人袁枚与金和的作品来探讨诗歌的时代书写。其文《清代江南诗人的时代叙事与女性书写》中指出袁枚特别突出的是颠覆历史人物、以及有关家人疏离与女性的书写;而金和更是着笔于节女、烈女、女侠等女性人物和讽刺又幽默的男性人物描写。两位诗人希望通过这种创新的书写形式来展现他们所目睹的时代,让读者在阅读中想象。

        华东师范大学胡晓明教授的报告《江南侠情与华夏招魂:金庸小说的文化解读》中发现了金庸小说中浓厚的江南文化情结,并列举了这种情结在几部重要代表中的呈现:例如《越女剑》开启了江南侠女谱系中才、情、气为一身的美;《书剑恩仇录》中包含的江南士人的复活文化精神;《鹿鼎记》中塑造的江南士人的典型:自由精灵、至情至性、道家式的侠客等等。金庸小说包含着丰富的民族文化内涵,与时代进程和集体心理同步,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的招魂曲。

 

 

        评议人南京大学俞士玲教授指出程章灿教授对于“长江”的作为两晋分界线意义的结论是非常精粹的,同时提出书中关于洛阳和江北的书写还是要分时段来看。林宗正教授是杰出的叙事学理论家,而且非常重视非主流的边缘人物,也给我们很多方法论上的引导。胡教授的论文是有大气象、大境界的作品,并就文章中的“招魂”寓意是否和“魂兮归来念江南”有所关联与胡教授进行了讨论。

 

        分论坛B组报告会第二场由南京大学董晓教授主持。

        首先是南京大学刘俊教授的论文《“家”的颠覆与重建——从“父子关系”看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从五四时期开始突显的“家庭问题”为切入点,探讨家庭关系中极为重要的“父子关系”在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中的表现形式。文中选择了三十年代和七十年代两个时间点,选取了四部作品:三十年代的曹禺的《雷雨》、巴金的《家》,以及七十年代王文兴的《家变》与白先勇的《孽子》。这种对“家”的认识和思考,也就成为了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不容忽视的侧面。

 

 

        莱顿大学的柯雷教授的《荷兰莱顿大学中国民间诗刊数字化项目的组织情况及诗学价值》首先介绍了他对于中国民间诗刊的关注起源、收集过程、编辑目录,成立区域研究所和创立民间诗刊数字化项目等等的心路历程,还指出了这些民间刊物对于中国当代诗歌研究的重要价值和地位。

        云南大学李森教授的论文《线喻、美-蕴与艺术的起源》以柏拉图著名的“四线喻”作为观看视角,进一步讨论艺术的起源,以佛哲学中的“蕴”作为人对于外在与内心世界的感知路径、方式,与美连结之后,从而带出“所有艺术概念、概念表达式的应用,都是通往艺术的方便之门”这一观点。论文将东、西方哲学思想作为基点,提出美—蕴的艺术概念,进一步达到对艺术起源乃至艺术史书写的探究与观照。

 

 

        评议人李章斌教授认为,家庭关系是社会关系的反映,刘俊老师的文章探讨角度对今后的相关作品开启了一个非常有启发性的维度。柯雷教授有丰富的民刊收藏,中国民刊收藏较少的原因可能与其“非法”性、传播量少、传播个人化等因素有关,希望这个数字化项目能继续保持开放性供学人使用。李森教授的论文体现了圆融、整全的学术视野,有助于重新观照美术史的微妙现象。

 

12月12日A组

        分论坛A组报告会第三场由南京大学程章灿教授主持。

        首先由早稻田大学稻畑耕一郎教授报告《高罗佩的汉诗文拾遗》。文章介绍了高罗佩在日本期间撰写的几篇汉文作品,依次为《游最明庵记》、《致细野燕台信》、《<琴道>后序》、《次韵和傅增湘寄松丸东鱼诗》、书法作品《座右铭》,可谓涉及到多个方面。稻畑耕一郎教授认为高罗佩虽不属于学界人士,但他酷爱中国古文化,让我们了解到外国学者的汉学研究和实践成果,从而促进我们的反思,很有价值意义。

        台湾“中研院”文哲所廖肇亨教授的《清代中后期方外名流初探:从焦山定慧寺诗僧巨超清恒谈起》一文聚焦清代中后期的诗僧群体,指出了该时期具有诗僧代不乏人、诗僧风气更为普及、僧诗选集众多、诗僧与当时文艺思潮的互动紧密、诗僧在创作题材和思想上渐趋净土诗等特点。廖教授由“南屏七代诗僧”谈起,勾连起周边的相关人物,展示了清代中叶的诗僧概貌。

 

 

        东京大学柳幹康教授的《永明延寿的净土实践和思想》一文以文献考证和文献辨析的方法来证明后世对永明延寿思想的误读以及形象建构。柳幹康教授对《宋高僧传·延寿传》以及延寿著作中谈及“方等忏悔”和“放生”之处进行分析,认为延寿的主要目的不是来世往生,而是今生的开悟和实践。

        评议人赫兆丰博士认为,稻畑教授关注到高罗佩的汉诗文并收集整理,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廖教授架构宏观,然而文章篇幅有限,让人意犹未尽。对于柳幹康教授的文章,赫兆丰博士表示很受启发,同时也询问了延寿著作的流传情况,且延寿以赋扬佛法的做法是否为其独有。

 

        分论坛A组报告会第四场由南京大学许结教授主持。

        首先是京都大学永田知之教授的《<万叶集>所收诗歌附带的书简——以初唐以前的诗歌赠答为比较对象》一文聚焦日本现存最早的诗歌总集——《万叶集》,认为该书收录的20篇汉语文言文写成的诗歌序文受到了中国魏晋到初唐文学的影响。这些序文大多像书信一样以特定个人为对象进行写作,这种情况在日本九世纪末后的诗序里很少见,因为日本知识分子不太了解序文与书信间的区别。

 

 

        南京大学郑墡谟教授的《东坡在高丽:以“今年又三十东坡出”分析为中心》一文探讨了高丽文坛中“东坡风”的形成过程以及“今年又三十东坡出”这一句话的具体含义。高丽文坛出现的“东坡风”不仅局限于对苏东坡诗文的学习,还促进了高丽文坛对诗文评论、诗话的接受以及对杜甫、陶渊明文学的接受,故而与中国之间的外交关系的连断,是对中国古典文学接受的重要原因。

        台湾大学汪诗佩教授的《清中叶一部颠覆性的白蛇戏曲“续集”:日本天理图书馆藏<后雷峰塔传奇>初探》一文以新发现的清中叶伶人钞本《后雷峰塔传奇》为论述对象,从角色的安排与重组、剧情的设定与走向以及因果关系的重启等多角度进行分析,深入探究该戏曲文本内容思想上的颠覆性,指出了其对清代白蛇戏曲叙事改编的特殊观点与价值意义。

        评议人徐涛老师认为永田教授的报告指出了一种有意思的文学现象,即书信加诗歌的“合成文本”,观察细致敏锐,让人很受启发。郑老师的文章视野开阔,分析也很深刻,若是能结合各个阶段的流传实例加以探讨将会更好。汪老师的文章分析精深,令人信服,读来十分过瘾,同时评议人也发问,为何这样一部精彩的戏曲文本没有很好的流传下去,究竟是因为文学还是因为思想。

 

12月12日B组

        分论坛B组报告会第三场由南京大学赵益教授主持。

 

 

        讨论由武汉大学曹建国教授的《文本与天道——孟子“<诗>亡<春秋>作”说的知识与思想》开场。报告基于《孟子·离娄下》中的“王者之迹熄而《诗》亡,《诗》亡然后《春秋》作”一段材料,讨论这一重要命题背后的思想观念和知识基础。孟子的思想也与方术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近年来出土的思孟学派文献也揭示了其中神秘主义色彩。

        浙江大学孙英刚教授的《犍陀罗与中古中国》一文指出,从东亚之外考察一些思想的源头,是理解东亚文明的一个重要视角。佛教在亚洲大陆上的兴起和传播是发展是东亚文明发展史中的重要一环,从犍陀罗等地输入的佛教思想和信仰体系,对中古时期中国文明的再造起到了重要作用。犍陀罗佛教对东亚信仰世界和政治也有重要的影响,也使得中国产生了新的宗教信仰和艺术主题。

 

 

        台湾大学傅扬教授的《隋唐政权与中古文化秩序重建》是对南北朝之交政治与文化互动关系的观察。文章运用到“文化传统”(cultural tradition)和文化秩序的概念,就中国中古而言,最重要的文化传统至少包括儒学、佛教、道教。文章通过三个个案来讨论:“皇纲与文化秩序”、“儒学传统的生命力”和“佛教传统与政治”,从 “文化传统”的视角考察混乱的东晋南北朝到隋唐重新统一的历史可以看出,政治秩序的稳定也反过来保障了文化秩序。

        评议人刘雅萌博士认为,曹老师关注到“诗亡而后春秋作”这一思想产生的知识背景,孙英刚老师的研究以犍陀罗为窗口,启发我们宗教史和世界史的视角在日后的研究中应该被重视,傅扬老师的文章同时也具有现实意义,南北朝到隋唐之际的政治与文化的关系,看似是一个具体时段的具体研究,但实际上是讨论文化与政治的关系的大命题,值得当下的思考。

 

        分论坛A组报告会第四场由南京大学张光芒教授主持。

        首先是台湾师范大学金培懿教授的报告《儒家经典于当代日本社会——作为“万能药”的人间<论语>学》。《论语》自江户时代起都是最受欢迎的古典,直到近年来也有丰沛的《论语》的著作出版。包括了为了产经界上班族与日本经济的《论语》、为了其他各种职业的论语和为了学龄前与各学龄曾的《论语》。当今日本社会的《论语》热,正是继承近世日本儒者伊藤仁斋“人”的论语,并延续安冈正笃“活学”《论语》,试图应对诸多人生问题的“人间”《论语》学。

 

 

        京都大学成田健太郎教授的《唐宋时期的<兰亭>传说》主要讨论唐宋围绕着《兰亭》的文献和言论。成田教授提出了两种兰亭故事的模式:民间自发与君主专权模式。唐代文献主要是民间模式,而言论则是君主专权模式。到了宋代,士大夫阶层开始参与到法帖的研究,是民间自发模式的具体化;可是士大夫一旦试图追寻《兰亭》的来源,就又回到了君主专权模式的叙述中。唐宋的差异值得深思。

 

 

        南洋理工大学衣若芬教授的报告《文图学与人工智能生成诗》认为“万物皆文本,文图学就是看世界”。她借助文图学的观点理解人工智能生成诗的构成,反向思考人类艺术的精义。报告讨论了四个问题:文图学与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与文学生成以及AI文学生成的原理和运用,以及AI文学生成的文图学思考。从人工智能合成艺术的过程可以理解人脑的无限创造可能,但是人类文学艺术具有无可取代的价值。

 

 

 

        评议人胡晓明教授指出金老师的文章关注经典的当代意义,此外材料丰富、信息量很大,又能够从周边看中国。成田教授的文章关注文献,提出了知识系统和权力系统的循环。衣若芬老师的文章超越了很多我们的知识结构,视野开阔。在人工智能对文学的影响方面,值得更多的理论性探讨。

 

 

【撰稿:梁爽、胡锦豪、虞薇、李枝林】

【图片来源:南京大学社科处】


点击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