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南京大学珍藏古籍集中亮相:敦煌写经、宋元善本、明清彩色版画等首次大规模展出

作者:     日期:2021-11-24



        11月22日,"册府千华南雍撷珍--南京大学藏古籍菁华展"在南京大学美术馆开幕,展览展出二百余种珍贵且极具特色的古籍文献,是南大迄今为止规模最大、展品最精的古籍展,很多难得一见的善本都是首次展出。


        南京大学是国内知名的百年学府,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南大积累了极为丰富的古籍文献。南京大学图书馆程章灿馆长介绍,作为南京大学图书馆重要的特藏之一,南大古籍线装书收藏量近四十万册,其中善本图书有三千余种,三万余册。南京大学图书馆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之一。南京大学收藏的古籍四部皆备,尤以古代地方志、目录学文献、边疆图籍、明清别集、丛书的收藏为特色,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在海内外古籍界均有相当的影响。


        100多年来,南大这批珍贵文献与学校一起经历了战争年代的烽火硝烟,动荡时期的颠沛流离以及和平年代的繁荣发展,是几代南大人历尽劫难、九死一生才得以保存下来的宝贵文化遗产。在南大一个多世纪的学术发展史中,这批文化瑰宝发挥过重要作用,充当过重要角色。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文献一直藏在深闺。鲜为人知。本次展览,南京大学图书馆联合该校博物馆、文学院、历史学院等收藏单位,全面整理馆藏善本古籍,遴选出二百余种珍贵且极具特色的古籍文献,在国家古籍保护中心、江苏省古籍保护中心支持下举办。


        展览以古籍书写和刊印年代为轴线,力图系统勾勒从唐人写经到宋、元、明、清雕版印刷共计一千三百余年的发展脉络。展览共分为四个部分,“唐钞宋椠”展示从唐代写本到宋元刻本的转变;“明清佳刻”勾勒明清时期雕版印刷的发展演变形态;“异彩纷呈”专题呈现活字本、套印本、插图本等古籍的刊印技艺;“纸色斑斓”以特展形式将明代万历至今的70余种彩色套印版画图籍集中亮相。四者结合,为观众描摹出中国古代书籍的发展简史。展览还对南京大学的藏书特色、藏书体系辟专题进行介绍。


        来自敦煌的唐代血书《大方便佛报恩经》残卷、朱书《大方便佛报恩经》残卷,距今已经有1000多年历史,1900年,敦煌莫高窟藏经洞被发现,后由金陵大学创始人福开森捐赠于金陵大学,并在南京大学珍藏至今,对研究唐代书写的格式有着重要的参考依据。

        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程章灿介绍说:”多长的,多高的,唐代人的书法是什么样的,以及它纸的材质是什么样的,是用什么来写的这个,这个对于我们研究中国过去的书籍史是非常重要。比我们这里展出的血经,是用血来写的,我们找了我们化学系高分子化学方面的专家,用现代的科学技术分子分析,确认了血经里是有人的血的。”


明代彩色版画图籍留存至今者,早已是凤毛麟角。本次展览集合自明万历至20世纪80年代期间70余种彩色版画图籍,包括明崇祯刻本《十竹斋笺谱》、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刻《程氏墨苑》、明天启七年(1627)刻《十竹斋画谱》、明崇祯五年(1632)刻《古本演义三国志》、日本铜印本《文美斋笺谱》、清康熙十二年(1673)刻《芥子园画传三集》、清乾隆间姑苏丁亮先制版画《腊转春回》、清代康熙年间刻本《西湖佳话》等,时间跨度近400年,尺幅间展示了中国雕版印刷的最高技艺。


        南京大学博物馆馆长史梅说:”它不是做一个整版,它是一个一个的小版,根据从浅往深,要经过多次套印才能出现这种颜色。这完整的一幅画要做很多很多的小板一点一点地套,而且互相之间不能重,还要套出那种水墨的颜色。”


        本次展出的古籍善本,很多来自南京大学百年历史上名师大家的旧藏。除了镇馆之宝宋刻本《名公增修标注南史详节》,国学大师胡小石先生旧藏的明万历四十四年刻本《鹦鹉洲二卷》。


        今年是鲁迅先生诞辰140周年,在展览展出的一套1933年荣宝斋木版水印初印本《北平笺谱》上,人们看到了鲁迅的签名,旁边还有一个名字“西谛”,这是著名作家、藏书家郑振铎先生的笔名。“鲁迅和郑振铎为什么会在这套《北平笺谱》签下名字呢,这里面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南京大学图书馆古籍特藏部主任李丹介绍,笺纸是印有诗画的信纸,上常印有淡雅的图案,如山水、花鸟、人物等,既有作信纸用的实用价值,又可供艺术欣赏,历代受到文人雅士钟爱。1933年,鲁迅与郑振铎1933年合作编选《北平笺谱》,收录陈师曾、齐白石、吴侍秋等书画大师作品三百多幅,由荣宝斋采用木版水印印制。最早的一批《北平笺谱》共印了100本,每一本都有编号。南京大学前身之一的金陵大学,收藏了其中编号为“99”的这一套,完好地保存至今。


        难得一见的程千帆、黄玉瑜、潘重规等大师的批校本更是让人受益匪浅。南京大学博物馆馆长史梅说:”这种小字我们叫蝇头小楷,就像苍蝇头一样,他(程千帆)现在引的是乾隆本,用乾隆本校的话,他就只有一种颜色,他如果把明代的本子、宋代的本子拿来校,他就会用其他的颜色,我们就叫几色批校本,他踏踏实实做学问的态度对我也是一种终身受益。”

(来源:江苏广电融媒体新闻中心/黄迪 史哲铭 徐授科 通讯员/史梅 编辑/汪泽)


点击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