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南京百年文学史》重铸群星闪耀的文学荣光

作者:     日期:2021-09-17


      从“天下文枢”到世界“文学之都”,南京文脉流淌千年。在独具特质且系统完整的金陵文化的浸染下,南京文学也从古典走向现代,表现出既多姿多彩、气象万千,又自成一格、气质鲜明的审美风貌。日前,由南京大学教授张光芒领衔撰写的《南京百年文学史》出版,在挖掘南京百年文学底蕴的思想和发展规律同时,着力展现南京独特的城市性格、文化气质、美学底蕴与艺术风格,成为学界首次对南京百年文学发展做出系统和全面论述的煌煌巨著。

《南京百年文学史》《南京百年文学史》


雅俗共赏:引领全国小说审美新潮流

      自越王勾践建越城以来,南京历经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南唐、明、民国等历史变迁,经过魏晋以来的民族大迁移和南北经济、文化的融合,积淀成独具一格的金陵文化与兼容并包的城市性格。而在构成南京文学长长的历史链条中,由于南京的政治文化和市民文化异常发达,南京作家游走于庙堂和民间,出入于典雅与俚俗,构成了南京文学雅俗共赏的审美面貌。

      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南京文学一面连接传统文脉,一面经历欧风美雨,可谓古典与现代交融并存。民国初年,南京传统文学创作数量极多,其中以丘逢甲、南社成员、潜社成员的诗词创作最为突出。其时,他们除了通过传统文人结社、自费结集出版外,还在大量刊物上开辟诗词专栏,促进诗词传统的传承;南京各所高校如金陵大学、东南大学则延聘国学名师,在课程设置中有意识地偏重传统文化,并以师生唱和的形式进行定期的创作。一边是老一辈作家创办的诗词团体,包括潜社、如社、上巳社、梅社、石城诗社等,推动了南京古典诗词的繁荣,而在另一边,新一代的知识青年致力于创作白话新诗、话剧作品,推动了南京新文学的兴起,成为这一时期南京文学新旧并存的最佳写照。

      民国时期南京文学中小说所占的比重较大,作为新文学史上中国第一位白话文女作家,陈衡哲于1917年以笔名“莎菲”发表的白话文小说《一日》,被夏志清认为是“最早一篇现代白话小说”,虽然思想深度及结构上与鲁迅的《狂人日记》无法媲美,但发表时间上要早一年。张恨水诸多以南京为背景的小说,写尽了南京的地方色彩和市井民俗,由于就住在南京丹凤街旁的唱经楼,他的小说往往直接以南京及南京地域文化为背景展开情节。基于对南京的特殊情感,张爱玲在小说创作时也常以南京为叙事背景,其长篇小说《半生缘》,有好几处专门描写了南京。对于张爱玲来说,南京不仅是她生命最初的暖色,更是萦绕她一生且对她创作有重要影响的城市。在她笔下,南京是一座充满温暖且富有人性之城。

      1949年后,南京文学重新以独立的姿态走向文化与人性的深处,在小说、诗歌、散文、戏剧、文学理论与批评等多个领域杰作频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在1978年之后,作家以敏锐的历史嗅觉和艺术创新力融入、引领了一个个小说热潮,个人化风格逐渐形成,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巨大反响。其时,南京小说成为全国“伤痕”“反思”“改革”小说潮流的优秀代表,在长期形成的人文传统中,有着对日常细节的逼真展示与整体意境的营造;以苏童、叶兆言等为代表的先锋文学创作,则通过与地域特色的结合,形成了具有地方性的现代写作风格,使得南京成为引领全国小说新潮流的佼佼者。

《南京百年文学史》书影《南京百年文学史》书影


融入历史:搭建了解南京文化的入口

      早在《金陵览古》中,朱偰先生即以散文形式描述自己探访古迹的历程,文笔生动,不但勾画出明确的南京地理方位,还结合自身感受进行条理叙述,使作品具有一定的历史研究价值和文学赏析功能。事实上,自现代以来,南京作家大多数都能以独立姿态沉浸于古典文化和新文学的研究与创作之中,接续怀古伤今的创作路数与隐逸悲情的精神取向,并在对南京地理、景观、风物的描摹和事件的叙事中,建立起其与历史的连接,融入到南京文学的文化脉络之中。

      比如与南京关系较为密切的黄裳,即为现当代文坛中以南京为主题进行散文书写的重要作家之一。面对着丰厚的文化积淀,黄裳感慨南京是一座不可替代的历史博物馆:“没有一个游人可能游遍所有的胜迹,怕也没有一位学者在地方风土志中能著录下全部的遗迹。”黄裳文章中的书卷气息、独立的文化判断,以及轻松有趣的笔调,为南京塑造了一张独特的文化名片。

      叶兆言被视为南京文学的绝佳代言人,其关于南京城市景观、历史变迁以及南京人生存状态、文化性格的文本,已成为广大读者理解南京文化的入口。在其笔下,才子佳人、革命者、凡夫俗子、遗老遗少等各色人物轮番登场,演绎出一幕幕人生悲喜剧。无论是在“夜泊秦淮”系列小说中进行古典化和民间化的建构,还是在书写南京地域风貌和历史风情时,南京各种标志性的建筑、地标、时间、人物、事件无不浸润在文化的氛围之中。叶兆言注重物质形态所体现的文化底蕴,比如“秦淮河”“夫子庙”“玄武湖”等意象象征着古都金陵的浪漫气质,“总统府”“中山陵”“新街口”“中山大道”等则隐含着现代南京的繁荣风貌和开放精神。在这个基于想象的南京地理世界,叶兆言所构建的繁华、颓废、世俗与怀旧相交织的文学空间,赋予了其作品独特的精神气质,使其在当代文坛独树一帜。

叶兆言叶兆言

      薛冰也善于在作品中广泛涉及南京的文化风物、民俗民情、地理人文等,在诸多作品中,《家住六朝烟水间》一书梳理南京的建城历史,并进行“秦淮溯源”,探寻“散落郊原的六朝瑰宝”,流连“东郊的风景”。通过详细描写南京的历史、风景、建筑、人物等,建立南京沧桑巨变以及文化兴衰的叙事链条,从而引出其对南京文化变迁的喟叹之意。

      此外,诸荣会、费振钟等关照南京风物与人文的作品也不断涌现,不断丰富南京的文化形象。


兼容并包:成为作家个性写作的“实验场”

      南京百年文学表现出既多姿多彩、气象万千又自成一格、气质鲜明的审美风貌。而南京兼收并蓄的城市性格,使得不同地域的作家都能在此找到安身立命之所,新与旧、古典与现代、创新与坚守的文化心态的并存,都为作家创作提供了多种可能性,形成了南京文学开放多元的艺术风格。

      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南京“学衡派”即提出兼容中西的新文化建设方针,与轰轰烈烈的新文化运动形成互补,在中国现代文学批评史上发生了深远的影响。及至当代,南京文坛在对新的文学思潮进行探寻,推动了“探求者小说”“第四种剧本”“第三代诗歌”“新写实小说”“新状态文学”、断裂文学、重估当代诗歌等思潮的兴起,在全国范围内产生重大影响。

      南京作为江南文化重镇的历史地位、兼容并包的城市气质与自由、洒脱的生活方式,吸引了全国来来往往的作家:出生在南京并长期在南京生活与写作的作家,如胡小石、叶兆言等;虽然不在南京出生,但有较长期的在南京生活和写作的经历,如赵本夫、毕飞宇等;准南京作家,即曾经在南京生活过一段时间,并且其创作以南京为书写对象,或者具有较鲜明的南京气质,或者在较大程度上受到南京文化的影响;南京籍作家,即出生于南京,或者在南京有过成长的经历,只是因各种原因离开南京,长期不在南京工作和生活,其文学创作与南京仅有部分的联系,比如张贤亮、王朔等;还有非南京作家的南京写作,他们既不是出生于南京,也没有在南京生活或工作过一定时期,只是短暂地到南京造访、讲学或者旅行过,但是他们的部分创作以南京为题材背景,或者像雁过留痕般在南京挥毫成篇,比如胡适多次赴南京访友,张爱玲也数次到过南京。

张爱玲《半生缘》张爱玲《半生缘》

      不管他们与南京有着怎样的联系,有许多作家在这里经过多年探索和不断的积累,逐渐形成了自身独特的艺术世界和文学系列,如苏童的“香椿树街”系列、叶兆言的“秦淮”系列、毕飞宇的“王家庄”系列、赵本夫的“黄河故道”系列等;在题材内容上,既有以历史记忆与想象为中心的作品,以现实生活体验为中心的作品,也有以儿童成长、教育为中心的作品,以文学想象力展开的青春小说以及奇幻、武侠小说等;既有对才子佳人、爱怨情仇等传统的江南文化主题的接续,也有对城市欲望扭曲人性的审视,对人性尊严的坚守和对城市文明病的反拨等。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继承南京质朴与典雅并存的文化气质的基础上,南京现当代作家形成了自己的语言风格,如苏童语言的细腻与灵动,叶兆言的洒脱与纯正,毕飞宇的精致与温婉,韩东的内敛与沉稳,朱文的自然与质朴等,从而形成了精彩纷呈的文学风貌。

苏童苏童

有机互动:学术批评促进南京文学创作

      文学创作与理论批评在文学发展史上历来是有机互动的两翼。南京百年文学史的辉煌与厚重,不仅体现在各种形式的文学创作中,文学理论研究与文学批评也共同参与了令人瞩目的“南京作家群”现象的形成;而南京作为全国文学批评的重镇,其批评家群体阵容庞大,数量众多,特色突出,影响广泛。

      《南京百年文学史》的作者群由南大教授张光芒领衔4位年轻学者组成。其中,张勇现为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副教授,其博士论文即聚焦于现代时期的南京文学生态,并出版有学术专著;在南京师范大学工作的赵磊,其博士论文选题是当代南京城市文化与文学,对此有较长期的钻研;作为当前颇有名气的一名青年批评家,来自江苏第二师范学院的陈进武副教授,对南京作家和作品也有颇多关注;已经在南京大学留校任教的袁文卓博士,早在读博期间即开始系统地调研、搜集和整理南京文学报刊史料与作家年表,为查证到全面而准确的资料信息,他多次走访报刊社或当事人,奔波于图书馆与档案馆。

      领衔身份的张光芒则是南京大学中国新文学研究中心副主任,早在2018年底即被南京世界文学之都促进中心聘请为专家组成员,其时,他就全程参与了南京文学资源与文学现状的调研、文学之都申请报告的起草与修改等一系列过程。这些调研活动和座谈,往往涉及与文学有关的所有行业与组织,包括出版社、报社、杂志社、文联、作协、图书馆、大学、中小学、读书会,以及文旅局、外办、残联、妇联,等等。通过这一过程,张光芒对南京的文学传统、文学资源、文学现状与文学走势,增加了许多直观的认识,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产生了许许多多意想不到的体会。

      《南京百年文学史》撰写前后历时七年之久,其中,较大规模的修改就达五次之多,凝结了数位学者的心血与汗水,聚集了许多专家的关注与指导。编著过程中数易其稿,编委会成员对每次修改的书稿都进行了充分审读和论证,同时还聘请相关领域的权威学者、党史专家进行了必要的和严格的鉴定。作为“至今为止最为完备的南京百年文学史料库”,书中许多文献均为第一手材料,系首度公开。比如书后所列“百年南京作家名录”达400余位、“百年南京创办的文学报刊年表”则有230余种,二者相加长达近八万字。在赴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南京图书馆以及南京大学民国文献资料室查阅相关档案后,张光芒和他的团队还有了一些较重要的发现,同时还发现了以往研究成果的一些错讹疏漏问题。

南报融媒体记者 王峰


点击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