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中华读书报 | 苗怀明谈枕边书

作者:     日期:2021-04-29


苗怀明,南京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华读书报:您出版过《红楼梦》的相关著作,如《风起红楼》《曹雪芹》《话说红楼梦》《红楼二十讲》等,《话说红楼梦》还有韩文译本。能否谈谈,您所理解的《红楼梦》在众多红学家中有何独特性?您研究《红楼梦》更看重什么?

苗怀明:和其他红学研究者相比,我对《红楼梦》的理解如果说还有点独特性的话,那就是我更强调作者创作的心态和动机,更注重贴近文本,不主题先行,不套搬理论。我认为《红楼梦》是一部忏悔录,作者出于忏悔和怀念的心态来创作小说,忏悔主要指向家族,怀念则主要指向女性,因此解读《红楼梦》有四个关键词,那就是家族、爱情、青春和生命。这基本上代表了我目前对这部作品的认识。

我研究《红楼梦》更看重其文学性,主张通过文本的细细品鉴,领略作品的文学之美、才情之美和语言之美。


中华读书报:作为古代小说网创办人及主持人,您愿意简单概括下古代小说网的创办及发展吗?现在情况如何?

苗怀明:说起古代小说网的创办,已经有将近十五年的时间了,坚持了这么多年,还真是不容易,其中的甘苦一言难尽。
最早是2006年创办古代小说网网站,后来于2016年创办古代小说网微信公众号。创办古代小说网的初衷是利用现代科技为学术研究和普及服务。我对其定位是新型网络学术杂志,本着学术、原创、公益的原则,刊发中国古代小说、戏曲、说唱及文史哲方面的文章和信息。公众号每天更新,推出一篇具有原创性的文章,其中有很多是其他报刊、网站上没有发过的文章。所提供的学术信息也往往是最新的、第一手的。
古代小说网创办以来得到海内外学界朋友的大力支持,也受到人们的喜爱,目前订阅人数将近七万五千人,在学术自媒体里算是比较大的。


中华读书报:《红楼梦》是您读得最多的书吗?
苗怀明:就目前而言,《红楼梦》还真是我读得最多的书了。这主要与我承担的课程有关。我每个学期都要开一门红楼梦阅读课,每年秋季那个学期还要再开一门红楼梦研究课。课程一直开,年年如此,我就要一直读《红楼梦》,乃至干脆和同学们一起背回目。除了我本人的红学专著外,光同学们的课程作业我都已经出版了两本,即《寻梦金陵话红楼》和《南京大学的红学课》。我本人又从2017年起担任江苏省红楼梦学会会长,要做很多和《红楼梦》有关的事情。所以《红楼梦》不仅是我读得最多的书,现在也已经成为我最熟悉的书了,真是欲罢不能,可谓一入红门深似海,从此人生不太平。


中华读书报:您的枕边书有哪些?这些书为什么会成为您的枕边书?

苗怀明:我的枕边书有《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红楼梦》等。这些书成为枕边书主要是因为自己真心喜欢,虽然这些书看过多次,还是想不时看看,每次看都会有一些新的想法。有时候临睡前也会翻翻刚出版的杂志比如《文史知识》《古典文学知识》等。这些杂志内容丰富,品位高,且文章篇幅不长,同时也可以了解学术动态。


中华读书报:能否具体谈谈,您眼下读枕边书的感受?
苗怀明:在我看来,看枕边书是一种生活方式,也可以说是一种人生享受,比临睡前看手机要好。枕边书不必按照先后顺序读,很随机地翻到其中一篇或一页就看,完全是看故事、看热闹、没心没肺的那种,也不存一定要读出什么的心思,读得很开心,然后埋头就睡。


中华读书报:您喜欢什么样的枕边书?
苗怀明:我喜欢那种篇幅不长、读起来轻松、内容及语言都爽心悦目的枕边书,比如文言笔记、随笔小品之类。这几年因眼睛不太好,枕边书看得少了,主要改为听书,临睡前开一会收音机,半睡半醒地听评书,听田连元的《水浒传》、单田芳的《白眉大侠徐良》、刘兰芳的《岳飞传》《杨家将》等,也听过《鬼吹灯》《话说明朝那些事》之类。


中华读书报:您常常重温读过的书吗?反复重读的书有哪些?
苗怀明:由于从事教学科研工作,对一些比较经典的书常常要重温,文学作品比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之类,学术著作比如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王国维的《宋元戏曲史》等,说起来数量还不少,都是时不时就要重读。


中华读书报:在成长的过程中,您有被推荐过的“必读书”吗?您会给学生开书单吗?如果有书单,是哪些?
苗怀明:我小时候生活在农村,没有多少书可读,基本上是抓到什么书都看,从连环画到政治宣传小册子,从日历到旧报纸,没有被推荐过什么必读书。如果课本算的话,那就是当时的必读书。
因从事教学科研工作,我每一门课程都会给学生开书单,开的量非常大,有课程总书单,也有每次课的书单。以红楼梦研究课程来说,总的课程书单是除了三种作品整理本、三种资料集外,要看三部研究著作,即刘梦溪等几位名家的红学著作《红楼梦与百年中国》《红楼启示录》《红楼梦的两个世界》。上课的时候,讲到《红楼梦》的版本就推荐版本研究方面的书,讲到《红楼梦》的评点就推荐评点研究方面的书。这样一个学期下来,推荐的书总有好几十本。


中华读书报:您读过最有意思的书是哪一本?
苗怀明:应该是《西游记》吧,小的时候就非常爱读,家里没几本书,反复读了好多遍,甚至去背诵里面的诗词。到现在也爱读,虽然已经相当熟悉了,但还是不时拿出来翻翻,觉得挺好玩。


中华读书报:马瑞芳老师称您是“豪侠”,称您为“苗大侠”。为什么?您喜欢这个称呼吗?是马老师“专利”,还是您给大多数人的印象都是如此?
苗怀明:叫我苗大侠的人还真不少,但叫豪侠的大概就马老师一个人。大家之所以这样叫,大概有两个原因,一是我这个人性格比较直爽,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二是比较乐于助人吧,人家找我帮忙,只要能帮上的,都会尽心去做。我还比较喜欢这个称呼,这是对我的肯定。
除了苗大侠外,别人还喜欢叫我苗大嘴、苗一刀、大王。叫我苗大嘴的多是我的同事和朋友,因为我喜欢说真话,有时候口无遮拦,不怕得罪人,当然也惹了不少祸。我曾在古代小说网刊出过一个系列,叫大嘴说红学,将来可能会用这个为书名出本谈红学的书。
叫我苗一刀的主要是学生。因为我对学生要求很严,对他们作业或论文存在的问题往往直言不讳,答辩的时候提问题也比较尖锐,对不合格的论文直接投反对票。叫大王的也是我的学生,我平时喜欢叫他们小妖,他们就叫我大王。从这两个反差很大的绰号可以看出我和学生的关系,平时可以开玩笑,但写论文的时候必须严肃,这就是当下所说的互爱互伤吧。



苗怀明新书《风起红楼》(增订本),凤凰出版社2021年1月版


中华读书报:您会有自己的读书计划吗?
苗怀明:有自己的读书计划,这些计划都和自己的研究有关,每当要做新的研究课题,就要看一大批相关的书。另外在教学科研过程中,也时常发现自己的短板,有些书看得不多,就有意想弥补。但书实在是太多了,计划看的书也太多,估计这辈子都完不成计划。我专门弄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放书,如今已经爆满,地上堆得都是。这辈子能把自己书房里的书看完就不错了。


中华读书报:如果您有机会见到一位作家,在世的或已故的,您想见到谁?
苗怀明:如果有机会见到一位作家的话,我第一个想见的就是曹雪芹。有关《红楼梦》的谜团实在太多了,他是谁的儿子?小说写完了吗?后四十回里有没有他的稿子?小说里面的人物如林黛玉、薛宝钗等有没有原型?脂砚斋是谁?研究《红楼梦》,不知道的问题比知道的还多。如果有幸见到曹雪芹,肯定不会放过他,估计能问上一天。


中华读书报:如果您可以带三本书到无人岛,您会选哪三本?
苗怀明:如果要带三本书到无人岛的话,我会选《红楼梦》《新华字典》和《辞海》,原因很简单,这些书耐看,也能反复看,可以有效消除孤独和寂寞,看一辈子都没问题。


中华读书报:假设您正在策划一场宴会,可以邀请在世或已故作家学者出席,您会邀请谁?
苗怀明:想请的作家学者很多,如果有机会,我会优先邀请胡适、鲁迅和陈独秀。这三位我都非常敬仰,无论是学问、才气还是人品,很希望能有当面请教的机会。


(栏目主持人:宋庄)

点击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