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欧阳江河对话傅元峰、黄梵:冥想,反词与金鱼之眼

作者:南京大学文学院     日期:2020-11-29


欧阳江河,这位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的驻校作家、著名诗人,已经忘记了是第几次来南京。等待他的是两位老朋友,著名评论家、南京大学教授傅元峰,和著名诗人、南京理工大学副教授黄梵。

一次晚课后回到家,傅元峰读欧阳江河的诗,逐渐辨识清楚了一种价值。这种价值他觉得是“想”的价值,不是“思想”,是“想”。欧阳江河赋予了“想”以形象、位格。于是,建行大学江苏省分行分校—“诗人遇见读者”的欧阳江河诗歌分享会先锋书店专场,是为:冥想的可能。

在一众当代诗人中,评论家傅元峰指认了欧阳江河。

因为,“中国当代诗歌是缺少‘想’的,它似乎活过来了,但它缺少‘想’。欧阳江河可能是为数不多的、一个在自己的诗歌当中生成了一种象征主义美学的诗人。象征主义的关键词是通感,在欧阳江河的诗中,通感是早就存在的,但又不仅仅是通感,在他的感知里掺杂着他的‘想’。这种‘想’叫什么呢?冥想,可能比较靠近他。”

傅元峰谈到,特别是在《泰姬陵之泪》中的那种冥想。他不是一种冥想术,是一种作为诗学的冥想。

 

如何获得金鱼之眼?

傅元峰举了约翰伯格在肖韦洞窟看岩画的例子。岩画是一种明亮的东西,它包含着几何,是由最朴捉的一些笔画,一些形状,嵌入其中构成的。肖韦洞窟的这些岩画,在约翰伯格眼中成为诗意的存在,并不是岩画自己发生了改变,它被涂抹了,而是因为约翰伯格,他在看一些羊群、奶牛,草原上的花花草草的时候,他也同时看到了这些岩画。所以金鱼之眼,使得一些已经变得明亮和无聊的事务,开始变得黑暗、非常活泼,非常迷人。

“我们指称世间万物的时候,用两个词,一个是‘是’,一个是‘有’。欧阳江河邀请自然科学进入诗歌当中,他不惮于已经被知识考古锁定的那些东西,让他们重新‘是’其所‘是’,是另外的所‘是’,让这个世界有另外的所“有”。”此时傅元峰以评论家的视角道出了“冥想”的秘密,它是偶然性构之,几乎带着一点唯心主义色彩的特征。而这就是欧阳江河的诗歌,它非常像一次演奏,它的语法,是一种演奏的语法,它以自己的演奏,听取了万物的演奏。

 

 

转自百家号江苏金融观察

2020年11月25日


点击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