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0
5
2
0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莫砺锋教授在南京大学文科资深教授受聘仪式上的讲话
作者:  日期:2014-5-30
 一,南大文科的渊源

     今天是南大建校112年的校庆,请允许我先从校史说起。曾经有一段时期,南京大学具有文理发展不平衡的严重缺点,“一条腿长,一条腿短”几乎成为南大人的口头禅。其实这并不是南大的全部历史,南大的前身——中央大学和金陵大学原是学科齐全、文理兼长的大学。根据计算机系徐家福教授等人编著的《南雍骊珠——中央大学名师传略》一书的统计,中央大学各个学科的大师级学者的人数如下: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共40人,理科和工科共46人,也就是说文科与理科是相当平衡的。中央大学和金陵大学的文科学者在学术研究上成绩卓著,以“东南学术”的美誊成为当时的学术重镇。“东南学术”具有理性、持重、稳健的学术品格,在追求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同时始终重视人文关怀,在倡导新文化的同时始终强调继承民族文化的优秀传统。东南学术曾遭到激进思潮的猛烈抨击,并被冠以“保守、落后”的恶名,基本上丧失了引领潮流的话语权。但是当我们在激进思潮的引领下一路狂奔几十年以后,蓦然回首,应该承认东南学术是现代中国学术史上最可贵的思想资源,当然也是南大文科最可贵的学术渊源。我认为,发扬东南学术的精神,与重振南大文科的雄风,这两个目标具有高度的同一性,这是当代南大文科学者的共同使命。

二,南大文科的现状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经过前后几代师生的不懈努力,南大终于逐步恢复了她在全国高校中名列前茅的原有地位。在振兴南大的过程中,南大文科的学者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三十年来,南大的文科建设已取得重大进展,不但建设了学科比较齐备,结构比较合理的学术团队,而且部分学科已经跻身于全国的领先地位。与此同时,南大文科学者也获得了相当重要的研究成果,例如哲学系胡福明教授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的论文,成为八十年代思想解放运动的第一声春雷。更为重要的是,南大文科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首先,南大地处南京这座古城,既不是北京那样的政治中心,也不是上海那样的经济中心,这使得南大的学者很难登高一呼而引领社会风气,同时也使我们具有比较安定的环境,可以安心书斋,潜心学术。其次,南大全校师生已对发展文科的必要性具有共识。南大的历届党政领导,都相当重视文科的建设。比如我所在的文学院,就曾被几位身为理科学者的校领导确立为重点联系单位,并在工作条件上给予有力支持。我相信,只要我们继续努力,南大文科一定是大有可为的。

三,设立文科资深教授是重要的制度建设

     文科在学术界乃至整个社会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本来是不言自明的。一个高度发展的文明社会既需要物质文明,也需要精神文明。前者为人类福祉提供物质的基础,后者则为之灌注精神的内涵。社会生活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是如何分配生活资料,马克思把它比喻成分食一盆汤,罗尔斯更形象地比作分蛋糕。借用罗尔斯的比喻来说,理工科学者从事的工作是制造出更大更好的蛋糕,社会科学的学者要制订更加公正、合理的分蛋糕规则,而人文科学的学者要为大家制造精神的蛋糕。这三者是缺一不可的。可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至今尚未恢复文科院士制度,大学里也基本上没有文科的一级教授,我们至少在人事制度的层面上依然存在着重理轻文的倾向。在这样的背景下,南大创建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制度,这是南大文科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这是改变重理轻文倾向的标志性制度建设。我这样说不是指今天获得资深教授称号的四位老师有多么了不起,而是这项制度必将对南大的文科建设产生深远的积极影响。2324年以前,燕昭王为了振兴燕国,苦心焦虑地搜求人才。但是四顾海内,人才究竟在哪里呢?燕国老臣郭隗献计,请昭王先从尊礼自己开始。他对昭王说:“连我郭隗都得到重用了,何况那些胜过郭隗的人呢!”于是燕昭王在易水边上修建了一座黄金台,在台上放置黄金千两来延揽人才,并尊郭隗为国师。果然,各国的人才闻风而动,不远千里,奔赴燕国。其中有来自魏国的杰出军事家乐毅,还有来自齐国的杰出哲学家邹衍。燕昭王只尊礼郭隗一人,就获得了“士争趋燕”的良好效果。何况今天南大一下子请四个郭隗登台受聘,它必将有利于激励全校文科教师发愤图强,也必将有利于吸引校外优秀文科人才奔赴南大。郭隗本人并不足道,但是乐毅和邹衍都是名垂青史的杰出人才。我相信,在文科资深教授制度确立以后,在今后产生的南大文科资深教授中,一定会出现乐毅、邹衍那样的杰出人才。我为自己能成为一个当代的郭隗而深感自豪。
点击量:5807
--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文学院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杨宗义楼 电话:025-89683393  传真:025-89689703  邮件:wxyxz@nju.edu.cn 邮政编码:210023  技术支持:夏恒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