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1
1
1
8
学院活动
·学院活动
·学术讲座
·学术活动


学术活动
宋代文学研究系列讲座成功举办
作者:  日期:2019-10-30

20191017日、18日和22日,南大人文讲坛、南大文学院省品牌专业活动之一——宋代文学研究系列讲座,在我校文学院成功举办。本系列讲座共四场,分别由周裕锴教授和浅见洋二教授主讲。周裕锴教授是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中国宋代文学学会副会长,在唐宋诗学、禅宗语言文学、文学批评等领域有突出成就,享誉中外学术界。浅见洋二教授是日本大阪大学文学研究科教授、日本宋代文学研究会会长,其学术著作在国际宋代文学研究界同样有很大的影响。

1017日早上9点、下午3点,18日早上9点,周裕锴教授分别带来了三场精彩的讲座。文学院活水轩座无虚席,众多校内外师生前来聆听。


(活水轩座无虚席)

在曹虹教授简洁而精辟地引入主题之后,讲座第一场“《沧浪诗话》的隐喻系统和诗学旨趣新探”拉开帷幕。周裕锴教授提到,他在阅读原典的过程中发现,《渔洋诗话》等明清诗话对《沧浪诗话》的叙述与自己的理解不同,明清人的错误理解很有可能影响至今。因此,周老师从语言分析的角度对《沧浪诗话》“以禅喻诗”的隐喻系统作了一番考察,以纠正学界长期以来对严羽诗学旨趣的误解。在时代禅学语境、《沧浪诗话》隐喻系统、严羽诗学取向的大背景下,还原严羽“以禅喻诗”的本意。通过细致的分析论证,周老师厘清了此前学界对于《沧浪诗话》的一些误解,如“第一义之悟”指对诗歌原初本质的理解,“透彻之悟”指这种理解的程度,是对同一等级诗歌的不同表述;“临济下”和“曹洞下”并非没有高下之分,严羽“以禅喻诗”的立场与南宋临济宗、曹洞宗对立的语境相关;“兴趣”的意思是以“意兴”“兴致”作为写诗的“趣味”,与神韵、意境无关;“羚羊挂角”“空中之音”等等禅语只是关于语言文字在显示意义的澄明性方面的隐喻,并非提倡冲淡空灵,与“王孟家数”无关。最后,周老师指出,学界对严羽的误解,多来自明清诗论家将“以禅喻诗”变为“以禅入诗”的误导。而缺乏语言分析的印象式批评方法,则是这种误解得以流行的契机。


(曹虹教授主持讲座)

第二场讲座“维摩方丈和随身丛林:宋僧庵堂道号的符号学阐释”由莫砺锋教授主持。莫老师指出,本场主题颇似陈寅恪先生“小题大做”,以宋代禪僧的庵堂道号为例,投射到广阔的文化层面。周老师结合了历史、宗教、哲学的角度,对此问题进行全面探讨。首先,从唐到宋,禅僧的习惯性称呼发生了较大变化,从唐代取其所居山名为禅师别称,到北宋后期开始出现以庵堂之名代称禅师,北宋末起更倾向于以禅僧的室名代替其所在山名。这种人名符号的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宋代禅林从农禅向士大夫禅的转型。其次,横向比较宋代禅僧庵堂道号与士人室名别号,同一个汉字既是禅僧庵堂也是士人书斋的冠名,反映了北宋中叶以后儒释交流与融合的时代精神,体现了北宋中叶以后禅林和儒门共同的心性内向自足的转型。最后,周老师指出,当庵堂脱离建筑而成为纯粹的道号之时,便不仅是伴随禅僧移动的抽象空间符号,而且也是栖居“妙圆密海”心性的人体小宇宙的符号。这种“随身丛林”的庵堂道号,进一步将狭窄丈室的私人空间浓缩为随身携带的心灵空间。讲座结束,莫砺锋教授特别提到与周裕锴教授三十四年的交情。其后二位先生就讲座相关问题,进行了精彩的对谈。


(周裕锴教授演讲)


(周、莫二先生对谈)

第三场讲座以“时间与流水:宋代文赋书写方式及其审美观念”为题。主持人巩本栋教授首先介绍了周裕锴教授的学术背景和研究路数,指出周老师在文学研究中特别注重语言研究,此外还擅长佛学(尤其是禅宗)研究、文学批评方法(如阐释学)研究等。本场讲座的核心议题是将时间顺叙因素引入宋代文赋的研究之中。周老师指出,汉代以来,赋家的主流大抵以空间书写的纵横捭阖为主要特色。直至北宋中叶,以欧阳修《秋声赋》、苏轼《赤壁赋》《后赤壁赋》为代表,产生了一种以时间顺序为线,统率空间铺叙的赋作,并成为后来宋代文人作赋的范式之一。宋前赋论有“列锦”之喻,对应“摛文”的创作理念;宋代赋论则逐渐让位于苏轼的“流水”之喻,对应“行文”的方式。周老师列举了“涣”“涌”“溢”“浩”等几个关键词,说明宋代的自然审美观与流水之喻的相关性。最后,周老师对以上现象进行演绎升华,指出宋人赋论中“流水”之喻的本质是要用具有实用性的赋文尽可能代替纯粹修辞性的赋文,是散体古文在北宋中叶以后全面复兴的结果。讲座末尾,同学们就韩愈以水喻气、苏轼文章对《离骚》的接受、宋代孟子升格运动与关键词“浩”的关系等相关问题,向周老师请益。


(周裕锴教授答疑)

1022日下午三点,文学院活水轩,主持人巩本栋教授简要介绍了浅见教授的学术经历,以及中日学术的因缘和自身特点。之后,浅见洋二教授以“文本的‘公’与‘私’——宋代文学研究的一个视角”为题,展开演讲。浅见老师将文学文本置于社会关系网中,从“公”与“私”的角度切入文学研究,首先界定了“公”与“私”的概念,“公”即距离皇权近、与皇权密切相关的文学,反之则是“私”的文学。此后,围绕这一概念,浅见老师提出“书”与“尺牍”的区别,“书”的特点是公共性、长篇、典雅正式,“尺牍”则更具私密性、多为短篇、通俗随意。接着提出“罪人文学史”的概念,以苏轼为例,探讨其在乌台诗案后的公、私文本创作。文本也会由转向,如苏轼尽力“避言”,仅在私人领域内创作、流传作品,也在乌台诗案中被公开,并被认为是“诽谤”“讥讽”“谤讪”“讥骂”,成为告发的证据。同文馆狱”“乌台诗案等文字狱是典型的公权力对私密性的侵犯。接着,浅见老师标举“廋词”的概念,并由此提出一系列思考的方向:“廋词”是否以隐藏词语为目的?文学文本是否真能通过“廋词”来回避言论统制、言论镇压?“廋词”是否招致了“附会”“罗织”与“笺注”等? 讲座末尾,同学们就笺注用于弹劾诬告与宋代别集注释的关系、“书”怎样进入公领域等问题请教浅见老师。


(浅见洋二教授演讲)


(浅见洋二教授与巩本栋教授)

本次宋代文学研究系列讲座,为同学们带来了数场学术盛宴。周裕锴、浅见洋二两位教授,精心挑选论题,不仅带领听众进入学术前沿,也将自己研究中的独得之秘倾囊相授。讲座结束,余音不绝。怎样从文本细读出发,发现问题,探赜索隐?怎样将新的视角引入文学研究,开拓宋代文学甚至整个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胸襟和格局?诸如此类的问题,给学生留下了很多思考的空间,指示了进一步探索的方向。

文:邓淞露  图:陆慧诗、蒲柏林、邓淞露

点击量:370
--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文学院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杨宗义楼 电话:025-89683393  传真:025-89689703  邮件:wxyxz@nju.edu.cn 邮政编码:210023  技术支持:夏恒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