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0
1
1
9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琅琊王——从东晋到北魏”观展纪要
作者:  日期:2019-1-10


(南大文学院师生合影)

公元26518日,琅琊王司马金龙的祖辈司马炎接受魏元帝曹奂的禅让,建立了西晋王朝。无巧不成书,1754年后的同一天,作为南京大学文学院“五胡十六国及北朝文化史”课程的“附加题”以及人文大类学业活动之一,201918日,童岭老师带领大家参观了正在南京博物院进行的特展:“琅琊王——从东晋到北魏”。下午1点左右,前往南京博物院的大巴车,蜿蜒穿行在紫金山西麓。车窗外闪过的冬日山林,苍翠欲滴。不久后的翌日,它们将被来自司马金龙的故乡,北魏国都平城的白雪所覆盖,为这次研学之旅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北魏釉陶彩绘出行仪仗俑)

此次布展以北魏琅琊王司马金龙为主线,通过对江苏出土的东晋文物,与来自山西的北魏平城时代的文物进行对比和阐释,在详细勾勒马金龙传奇辉煌的一生时,也揭示了公元5实际前后南北民族之间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习俗等各方面的交流与融合。

(司马楚之北奔示意图)

(东晋玉组佩)

为什么会选择北族人眼中的“岛夷”司马金龙作为个案呢?这就不得不提及金龙以及其父司马楚之的人生经历。送父丧还家的司马楚之还未在老家丹阳稍作歇息,权臣刘裕大肆诛杀司马戚属的举动迅速蔓延。叔父宣期、哥哥贞之很快死于非命,司马楚之被迫乔装成沙弥混在僧人团体中,一路北奔至北魏平城。受到明元帝拓跋嗣的热情招待,娶鲜卑族河内公主为妻,生司马金龙。作为汉-鲜卑贵族混血儿,司马金龙成长受到了江左贵族文化和塞北鲜卑游牧文明的双重影响,可以说是东晋、北魏文化融合的天选之人。

(东晋石金指环)

根据本次展览的策展人南博左骏老师的介绍,此次展览主要分为三个部分来展示琅琊王家族及司马金龙的一生。第一部分介绍琅琊王家族在江左的金粉生活,通过对日常生活器物、服饰配件等陈列,穿越历史的阻隔,为我们呈现出了栩栩如生的东晋贵族生活画面。其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布展者将一组玉佩分列人物具体的身体部位,让观看者一眼就能看出不同玉器的功用。背景人物图取自顾恺之《列女仁智图》,冠额是一块镂空蝉形金珰,做工精美。东晋士人以蝉作为饰品,蕴含着当时人独特的人格理想。曹植在《蝉赋》中写到“唯夫蝉之清素兮,潜厥类乎太阴。在盛阳之仲夏兮,始游豫乎芳林。实澹泊而寡欲兮,独怡乐而长吟。声皦皦而弥厉兮,似贞士之介心。内含和而弗食兮,与众物而无求。栖高枝而仰首兮,漱朝露之清流。隐柔桑之稠叶兮,快啁号以遁暑”,蝉寓意着超越尘俗,遨游物外的东晋贵族们的生活追求。悬挂在人物正腰间的是一块素面玉佩,它作为贵族的日常饰品和信物,在《诗经·秦风·渭阳》中已有记载,“我送舅氏,悠悠我思。何以赠之?琼瑰玉佩”。从先秦已有的腰悬玉佩的装扮方式一度因东汉末年的丧乱而消息在人们的生活中,《决疑要注》言“汉末丧乱,绝无玉佩,魏侍中王粲佩,始复作之”(《三国志·王粲传》)。人物手中所持玉剑质,由零碎的玉块拼合而成,分别落在剑首、剑中和剑尾。

(策展人左骏老师正在为南大文学院师生讲解)

第二部分选取附有游牧民族特色的鲜卑族器物,展现了草原民族的豪迈与奔放,主要有陶制牛、羊、骆驼、猪、狗,陶制鼓吹伎乐俑、武士俑,以及玻璃、金、银等制作的酒器等,彰显着北魏贵族生活的奢华与欢乐。特别令人关注的是,一款造型奇特的、名为海水纹八曲银质杯。根据孙培文的考证,推测为5世纪中叶至末叶的波斯萨珊王朝的饮酒器,产自伊朗东部的呼罗珊地区。这件酒器共有八曲口,类似海水的浪花。每曲在口沿处又各拐一小弯,旋绕成云朵形。美国学者高和认为它可能出自古印度。高氏指出,八曲杯内部的中心的浮雕图案是印度神话中的一个古老形象——摩羯鱼,这种图案经常出现在类似于印度笈多艺术品中。不管这件八曲杯出自古印度还是斯萨珊王朝,它在5世纪北魏平城的出现足以证明,当时的中亚与中国之间文化、经济等交流活跃,来自西域的文明随着前往东方胡人商队源源不断传入中土。

(摩羯海水纹八曲银长杯)

(彩绘釉陶镇墓兽)

(列女古贤漆画屏风)

第三部分展示了司马金龙家族的辉煌,是本场展出中的重中之重。这些展品基本上出自司马金龙墓,尤其“列女古贤漆画屏风”,惊艳世人。196511月下旬山西大同石家寨大队农田基本建设打井时,无意间发现了司马金龙墓,经大同市博物馆的抢救性发掘,出土了大批陶俑、生活用具以及墓志、木板漆画等四百五十四件物品。这件木质漆画屏风共五块,正面涂红漆,墨书黑字。木板两侧均有画,每幅画配有题记和榜题。南京博物院展出的是其中的一块,画面内容从上往下分别是:(1)中央一男一女在亭下相对伏于井栏上作以物填井状。榜题为“与象遨填井”“舜父瞽叟”。左侧一妇女站立仰望,榜题“舜后母烧廪”。右侧一男二女相对站立,榜题“虞帝舜”“帝舜二妃娥皇女英”。(2)三妇女拱手站立,榜题“周太姜”“周太任”“周太似”,左侧题记四行,部分字迹有损毁。(3)中间立一女,右侧一女坐方榻上,榜题“春姜女”鲁师春姜”。左侧题记柳行。(4)中央四人抬一乘舆,上张布篷、伞盖,中坐一戴冕旒帝王,后随一女。榜题“汉成帝班婕妤”。左侧题记四行。图中故事主要来自西汉刘向编纂的《列女传》,宣扬中古时代的主流道德观念,表彰帝王、烈女、孝子、高人等,是研究中古思想文化重要的物质资料。2018年6月,南京大学文学院邀请《剑桥中国六朝史》的主编南恺时(Keith Knapp)先生演讲,南先生著作《无私的孝子: 中国中古的孝子与社会秩序》(檀香山:夏威夷大学出版社,2005)封面就取自司马金龙漆屏风。

(北魏平城时期玻璃瓶)

在南北战乱不止的中古时代,背负着家仇国恨的司马金龙,当他在雁门关外的草原纵马驰骋的时候,是否不时回首南望千里之外的建康城。不过,正是在这种痛苦之中融合胡汉的北魏拓跋政权,“却孕育出了产生下一个伟大时代——大唐帝国——最直接的种子。”(童岭《炎凤朔龙记:大唐帝国与东亚的中世》,商务印书馆,2014)

美国作家沃尔夫《天使!望故乡》中写这句话,“他曾经失落,但是世间所有人生历程无不是失落,瞬间的依恋、片刻的分离、无数幽灵幻影的闪现、高天上激情饱满的群星的忧伤――这一切无不是失落”。司马金龙生前南望故乡时充满失落的期盼,在千年后的南京博物院终归故里。


2019年1月9日

                                             

文:潘尧 /图:梁爽、虞薇

点击量:254
--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文学院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杨宗义楼 电话:025-89683393  传真:025-89689703  邮件:wxyxz@nju.edu.cn 邮政编码:210023  技术支持:夏恒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