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1
1
1
8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2017年中華大學生研究生詩詞大賽獲獎作品公示
作者:  日期:2017-10-2



2017中華大學生研究生詩詞大賽獲獎作品公示

經過三輪匿名評審和一輪終審,由中華詩教學會和中華詩詞發展基金會主辦,南京大學文學院承辦的“2017年中華大學生研究生詩詞大賽”已於930圓滿落幕。現將本次大賽的獲獎名單及作品公示如下,公示期為2017102日至2017109日。如對獲獎作品有任何異議,請在公示期內聯繫賽事組委會:zhdxsshicidasai2017@hotmail.com

大學生詩組

冠軍

《讀六朝史書》

匙可佳 中山大學中法核工程與技術學院2016級本科生

欲奏南風已可憐,西陵臺沼鬱松煙。

始知玉樹淒涼曲,非復東山宛轉弦。

方就垂楊驚舞雉,旋隨落照墜飛鳶。

春波又灔秦淮水,何處君王賦采蓮。

註:

 南風:《左傳·襄公十八年》:吾驟歌北風,又歌南風。南風不競,多死聲。

 西陵:庾信《擬詠懷》: 徒勞銅雀妓,遙望西陵松。

 玉樹:指《玉樹後庭花》。

 東山弦:指謝安隱居東山時所聞絲竹。

 驚舞雉:南齊君主喜好射雉。楊億《南朝》:細雨春場射雉歸。

 墜飛鳶:侯景圍臺城時簡文帝自城中放出紙鳶傳遞消息,被侯景軍射落。庾信《哀江南賦》:書逐鳶飛。

 采蓮:南朝君主雅好文辭。蕭綱、蕭繹幷有《采蓮賦》存世。

亞軍

《詠梅花》

陳展鵬 韓山師範學院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漢語言文學專業2014級本科生

嶺外來尋最早梅,橫斜月影浣青苔。

一枝標格真宜畫,幾點芳心略費猜。

弱水神寒花作雪,閬風香暗玉為胎。

獨行曾見懷冰骨,闃闃乾坤自在開。

《詠江梅》

劉林 中山大學管理學院2015級本科生

已慣荒山野水濱,依然綃帳挹香頻。

清兮庾嶺枝頭雪,醉矣羅浮夢裏春。

將密還疏長涴雨,尚寒欲暖細生塵。

曲魂我自開猶落,羞向東君寄此身。

註:

 羅浮夢:傳說隋開皇中, 趙師雄於羅浮山遇一女郎。與之語,則芳香襲人,語言清麗,遂相飲竟醉,及覺,乃在大梅樹下。因以為詠梅典實。

 曲魂:此處引古曲《梅花三弄》意,據稱此曲由晉桓伊所作的笛曲改編而成,內容寫傲雪鬥霜的梅花。

季軍

《詠鍾山》

陳由哉 中山大學南方學院商學院2013級本科生

發地崚嶒插九天,蒼龍潛亢自千年。

雲生萬壑愁山鬼,日入重林響石泉。

月夜風霜金闕黯,春秋雨露翠微妍。

松楸多少六朝事,遊客只稱靑可憐。

《讀六朝史書》

羅涵 復旦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 漢語言文學專業2016級本科生

掩卷猶知江水寒,儒冠一夢作霞冠。

浮沉舟楫辭南浦,偃仰庭芝遍曲欄。

獨撫長淮時慕謝,漫吟枯樹更悲桓。

螢台翻覆量懷抱,墟上桐花跡已殘。

《讀<三國志·吳書·吳主傳>

趙王瑋 浙江農林大學漢語言文學2015級本科生

天下爭衡業未終,決機方襯紫髥雄。

曾驅赤馬生風火,妄託黃龍設禁戎。

老去聰明成獨擅,時來勝負倚羣公。

大江日夜兼王氣,卻笑豚兒畏阿童。

註:

 爭衡:《孫策傳》:“呼權佩以印綬,謂曰:‘舉江東之眾,決機於兩陳之間,與天下爭衡,卿不如我。’”

 赤馬:崔豹《古今注》卷下《雜注》:“孫權名舸為赤馬,言其飛馳如馬之走陸也。”

 黃龍:《吳主傳》:“黃龍元年春,公卿百司皆勸權正尊號。夏四月,夏口、武昌幷言黃龍、鳳凰見。丙申,南郊即皇帝位。”

優秀獎

《詠紫金山中山陵》

李志強 蘇州大學外國語學院2014級本科生

隱隱靑山不染塵,孝陵何幸為鄰。

千秋翠柏餘香遠,百尺高臺壯氣新。

家國疾深難藉藥,英雄命短豈由人?

先生遺訓須長記,莫負中華大好春。

註:

 孝陵,明太祖朱元璋陵墓,此處代指朱元璋,因為他的孝陵在中山陵旁邊,故意反説與中山先生卜居為鄰。

 百尺,中山陵高二十九米近百尺。

 藉藥,依靠藥,指中山先生棄醫革命救國。

 命短,指的是先生未能使革命成功就去世了。

 遺訓,指先生的民主思想。

《詠梧桐樹》

王航 華中科技大學光學與電子資訊學院2014級本科生

聳聽鳴鳳嶧陽岑,高樹猗猗成翠林。

蟬抱瓊柯度流響,天生廣葉靄清陰。

不因烈火燒焦尾,誰謂良材裁作琴?

繾綣朝陽何所怨,幽棲要不負初心。

《詠金陵》

李林桔 嶺南師範學院2014級本科生

獨立蒼茫滿目秋,金陵猶識帝王州。

山川信美煙霞古,風月多情草木柔。

一代衣冠逝流水,六朝文物賦登樓。

寒波渺渺今何世,清冷霜天照客舟。

《詠梅花》

秦步雲 黑龍江八一農墾大學生命學院2013級本科生

未同群蕊綻春秋,別樣風流剪入眸。

傲骨竟隨松竹勁,淩寒焉懼雪霜愁?

長陪和靖仙姿舞,每訴元章玉瓣羞。

最是虛懷明月鑒,清芬不改碾塵留。

註:

 和靖:即素有“梅妻鶴子”之稱的林和靖先生。

 元章:即王冕,字元章。一生喜梅花,號“梅花屋主”。

《詠落梅》

劉欣儒 中山大學外國語學院2016級本科生

不見稠枝壓竹門。半融餘雪半苔痕。

殘香恍與微風近,真色唯憑素月論。

落日笛吹關塞遠,春寒沙染水雲昏。

瑤臺有路應無數,欲倩冰禽護返魂。

《詠梅》

晏水珍  貴州大學煙草專業2014級本科生

金玉質兼孤潔身,那堪心事比常人?

芳魂不與風前泣,瘦影總於雪後顰。

每感春風詞筆老,猶嘆物候小園新。

他年學得林和靖,只許梅花來問津。

大學生詞組

冠軍

《滿庭芳‧詠晦思園梅花》

梁采珩 香港中文大學英文系2014級本科生

小序:余居沙田鬧市廿年,近讀舊書,始知萬佛寺前身晦思園,為月溪法師所寓,植有白梅。其時沙田尚為農村,文人聯袂郊遊,造訪精藍,亦一時風雅。後法師老逝,花遂凋零。窗外人車喧擾,萬佛寺金碧輝煌,思之惘然。

滄海塵生,群峰玉出,栩然夢到羅浮。潺潺溪水,微冷正芳幽。

記得前身明月,暗相認、法侶詩儔。冰心守、未愁瘴霧,素色自風流。

繁華都換了,瓣香隨鶴,燈市驚鷗。繞金碧,不如怨笛溫柔。

爭奈怕歌還舞,東風急、疏影難留。人堪寄、問花何在,斜日照高樓。

亞軍

《滿庭芳·詠梅花》

黃錕煉 惠州市惠州學院文學與傳媒學院2014級漢語言文學專業本科生

友人語予其鄉多梅花,幼年嘗結伴,當花開時,雖冬寒凜冽,必往摘取以為香囊,洵一樂事也!予聞之,乃為作此。

露蕊攢金,長條綴玉,寒催千樹幽芳。兒童當日,呵手踏初陽。

同向林間搖落,親拾取、淡淡清香。歸來把,簾鉤攀繋,彩繡絳絲囊。

細思歡樂事,又將魂夢,頻繞江鄉。最難忘,夜深雪滿冰床。

竹馬青梅影裡,都過了、年少時光。欄杆外,月明千里,相憶探花郎。

《滿庭芳·梧桐》

楊昊臻 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預防醫學專業13級本科生

何必憐君,可能逢我,塵寰故起秋聲。君生易老,遺我老荒城。

七十年來手植,是萬古、第一飄零。到今日、西風也倦,靈鳳已無名。

分明。應似汝,槁枝終死,白髮難青。願栽時有種,不礙詩成。

此夜題殘霜葉,若餘歲、尚許深盟。哀絃上、煩君為我,彈盡指間冰。

季軍

《桂枝香·讀六朝史書有感》

馮文鑠  深圳大學資訊工程學院電子資訊工程系2014級本科生

回燈驚鼠。看滿紙興亡,悵然思古。百代荒煙蔓草,蟻丘無數。

胡塵卷地繁華碎,朔風催、衣冠南渡。黍離城郭,腥膻河洛,浮沉誰主。

舞清宵、愁懷且住。正擊楫中流,誓言平虜。行在雖安,顧念眾生淒苦。

金妝羅綺終埋沒,看鍾山巍然如故。長安不遠,無為日下,可憐英樹。

《桂枝香·詠南京梧桐》

任松林 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德語系2014級本科生

南京梧桐有謂蔣公為宋美齡植也,不詳,仍用其意。

北窗凝綠。又樹影搖風,碎玉庭築。半卷簾帷正倚,美人流目。

山川萬遮誰見,只尋常、碧雲蔥鬱。待聽秋雨,凋殘黃葉,鳳凰來宿。    

到而今、遊絲競逐。遍玄武秦淮,漂萍何速。不是離人,酒別霸陵情觸。

便同柳絮風吹去,是他年神州沉陸。夕陽幾度,紛紛墮淚,亂飛如瀑。

《桂枝香·詠梅》 

覃惠雯 廣西科技大學醫學院護理系2014

依王安石“登臨送目”體

一枝清絶。似臥月仙娥,素衣如雪。望裏回風弄影,玉花盈睫。

嫩寒春曉歸來處,對西湖、水天空闊。冷香瑤席,孤雲鶴夢,向誰重説?

尙記否、羅浮笑靨。更解語情深,翠禽聲切。叵耐窗前,已是故人長別。

相思欲寄離魂黯,獨憑闌倚竹凝噎。恁時搖落,悄然飛下,萬千蝴蝶。

註:

臥月:宋·王沂孫《疏影·詠梅影》“瓊妃臥月。任素裳瘦損,羅帶重結。”

西湖:宋林逋隱居西湖孤山,終生不仕不娶,惟喜植梅養鶴,自謂 “以梅為妻,以鶴為子”,人稱“梅妻鶴子”。

瑤席:宋·夔《暗香》“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羅浮:唐·柳宗元《龍城錄》“隋開皇中,趙師雄遷羅浮。一日,天寒日暮,在醉醒間,因憩僕車於松林間酒肆傍舍,見一女子,淡妝素服,出迓師雄。時已昏黑,殘雪對月色微明。師雄喜之,與之語,但覺芳香襲人,語言極清麗。因與之扣酒家門,得數杯,相與飲。少頃,有一綠衣童來,笑歌戲舞,亦自可觀。頃醉寢,師雄亦懵然,但覺風寒相襲。久之,時東方已白。師雄起視,乃在大梅花樹下,上有翠羽啾嘈相顧,月落參橫。但惆悵而爾。”

窗前:唐·盧仝《有所思》“相思一夜梅花發,忽到窗前疑是君。”

優秀獎

《桂枝香·詠金陵》

鄧麗明 阜陽師範學院文學院 2014級本科生

春潮流處。記玄武湖邊,清明曾度。隔岸鶯聲轉碧,水黏輕絮。

年光未解江天冷,有殘寒、鎖雲凝雨。此間多嘆,乾坤造化,竟成龍虎。

恨六朝,山河日暮。賸逸曲菱歌,漫逐鷗鷺。俊影差池,難醒謝家春緒。

從來磊落侯門事,忘飄零洛京儔侶。只今巷陌,依依靑柳,向人如故。

《滿庭芳讀六朝史書》

鄭超逸 安徽大學文典學院2013級本科生

一火橫江,三山歸命,漫惹林下風高。轉蓬傳舍,箏罷泣霜毛。

卻是秦淮絕豔,輕占盡、紅粉朱絛。春衫對,流觴飛絮,舞月引醇醪。

唏噓重掩卷,心無似水,世每如刀。刃行處,須臾玉樹蓬蒿。

萬闕空梁暗牖,終負了、錦繡衣袍。來時路,煙雲乍起,千里正滔滔。

《桂枝香·詠金陵》 

姚亞傑 中山大學地理科學與規劃學院2013級本科生

丙申仲夏甲申日,予過金陵少駐。時值梅雨,翌日而稍晴,憑弔前跡,興衰榮辱感慨尤甚,故強爲此長調。

荒煙梅雨,過百里臺城,千丈江渚。虎踞空憑鐵索,雉鳴玄武。

酒旗戲鼓秦淮畔,算而今、豪華如故。巷邊殘照,景陽宮井,橫塘衰樹。

莫倚欄、斜鴉點暮,況一片降幡,王氣長去。猶憶倉皇,辭廟北為臣虜。

絃歌文賦今仍在,卻無端、弓馬檣櫓。牆頭明月,東城潮打,鳳臺桃渡。

《滿庭芳·詠梅》

陳錦芬 韓山師範學院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2015級本科生

夢繫青絲,風沾紅露,淩波半斂羞容。羅裙輕撚,極目望歸鴻。

林下芳心細展,都付與、煙澗朦朧。雕欄外,清歌淡酒,何處認前蹤?     

夜闌翻記省,悲歡無據,開謝成空,漫留得,窗前倦眼愁濃。

莫道離情深淺,徒念彼、疏影重重,年光瘦,香丘月冷,初意竟誰同。

《滿庭芳·詠湖畔晚梅》

楊凱宇 海南大學機電學院13交通運輸專業本科生

將粉調氛,拈香試暖,和衣倒睡輕煙。為償好夢,淡月入妝圓。

在手玉簪慵脫,漸流出、一碧春閑。看瓊腕、許多幽事,都付在新瘢。

何方鐘梵響,黃昏翦碎,圖畫微寒。慣對得、零紅片雨春寛。

醒夢君生我老,更換了、幾度芳姸。爭如做、江湖一葉,寥落向雲邊。

《桂枝香·詠鍾山》

張子璿 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古典文獻專業2016級本科生

支筇寄目。對崖谷榛迷,蹬道蟠曲。粉蝶飛來又去,一天相逐。

城東列岫春煙底,辨遺碑、前朝郊。落花沈臥,日痕微漲,神鴉餐粟。

更奠枕、江隈漆綠。任五馬經行,齊梁尋續。有客南來,往往痛心周復。

亭林七謁誰堪識,祇中官、孝陵圖錄。厄菑難度,空山披展,容靈

研究生詩組

冠軍

《讀<晉書>

李盛堯 南京大學文學院2015級碩士硏究生

花映臺城簇綺羅,棘深洛苑沒銅駝。

胡塵難拂空揮麈,王氣無憑屢曳戈。

藩屏化龍終失水,衣冠如鯽但隨波。

彤弓玈矢重頒日,依舊名臣勸進多。

亞軍

《詠梅》

郭薇 南京大學文學院古典文學文獻學2016級博士生

折得江南春一枝,未妨瓶水著霜姿。

孰知雪地冰天後,翻是暗香疏影時。

四壁氣清幽夢淨,滿簾月冷碧痕滋。

賞心不待花如海,先被東風催賦詩。

《詠梧桐樹》

唐顥宇 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古代文學專業2017級博士研究生

仙掌擎空待露零。亭亭翠蓋護簷楹。

扶疏影落砌前冷,激盪音迴爨下清。

一葉飄風動秋氣,五更聽雨叩金聲。

嶧陽高處朝陽裏,有鳳來儀相和鳴。

季軍

《詠梧桐樹》

劉梓楠 中山大學中文系中國古代文學專業2016級博士生

冪歷龍門百尺條。孰教深院度年韶。

孤生受氣曾何異,半死成材亦自饒。

病葉墜秋思舊鳳,寒柯著雨噎殘蜩。

但將清韻酬知遇,寧惜微軀爨底焦。

註:

  《王逸子》:“木有扶桑、梧桐、松柏,皆受氣淳矣,異於群類者。”此反用其意。

《金陵懷古》

劉馳 南京大學文學院中國古典文學文獻學 2016 級博士生。

飛來一片大江橫,擘破群山萬闕城。

南渡風雲從五馬,東來海氣恣千鯨。

可憐世事移辰,欲挽天河凈甲兵。

動地濤聲多少淚,蒼生猶有恨難平。

《金陵懷古》

樂進進 南京大學文學院2015級碩士生

一從天馬化龍來,京洛豪華復幾回。

霞蔚江南聲賦麗,兵遮日下冕旒哀。

村墟寥落耕宮瓦,潮水遲留冷劫灰。

淚墮當時風景異,青山今似北邙堆。

優秀獎

《過金陵》

林宸帆 台灣省淡江大學201級碩士生

登臨天險一憑欄,我欲淹留仔細看。

悵惘騷人勞筆墨,蕭條王氣付衣冠。

古都猶映繁華夢,帝寢空餘寂寞壇。

幾度江山歸異主,誰言鍾阜有龍蟠?

《讀六朝史書感梁武帝事》

謝文韜 浙江大學人文學院中國古代文學專業16級碩士硏究生

梁武經年大夢中,忽驚湖水沒朝宮。

屍山千里兵塵急,鬼氣諸天法雨終。

坐恃龍威呵暴逆,死貪蜂蜜慰飢窮。

當時臣佐捐金盡,十萬僧尼孰報功。

註:

坐恃龍威呵暴逆,“時高祖坐文德殿,景乃入朝,以甲士五百人自衛,帶劍陞殿。拜訖,高祖問曰......景默然,又問......景又不能對,從者代對。及出,謂箱公王僧貴曰:‘吾常據鞍對敵,矢刃交下,而意氣安緩,了無怖心。今日見蕭公,使人自懾,豈非天威難犯?吾不可再見之。’”(《梁書 列傳第五十侯景》)

《讀桓溫傳》

沈戈暉 北京大學資訊科學技術學院智慧科學系2015級碩士生

越石風神志亦期。渡江人物更誰奇。

忍教耆老虛延望,豈效衣冠漫逞辭。

晉祚未移身不遇,胡塵稍靖翅終垂。

為詢王謝堂前燕,可識攀條隕涕悲。

註:

 “越石風神”:《晉書·桓溫傳》:“及是徵還,於北方得一巧作老婢,訪之,乃琨伎女也,一見溫,便潸然而泣。溫問其故,答曰:‘公甚似劉司空。’”

 “耆老”:《晉書·桓溫傳》:“溫進至霸上......耆老感泣曰:‘不圖今日復見官軍!’”

 “晉祚未移身不遇”:田餘慶《東晉門閥政治》:“東晉的穩定在當時必須建立在多數士族支持的基礎上......此時由桓溫代替晉室,和數十年後由劉裕代替晉室,其基礎、條件、意義和後果畢竟是大不相同的。”

《詠金陵》

彭敏哲  中山大學中文系2014級博士生

一水秦淮百代陳,幾多愁淚灑河津。                        

驚心開謝庭前樹,閱世悲歡扇底春。

忍見碧波沉月影,劇憐紅袖老風塵。

隔江商女調新曲,猶似繁華夢裡人。

《早春雪霽,山中見梅有作》

王磊 山西大學文學院2015級碩士生

憑誰吹律動葭灰,催得寒山幾樹梅。

吐蕊人間甘縮瑟,結根雲外益崔嵬。

雪明紅朵驚心眼,風送清香到盞杯。

難折霜姿寄炎熱,瑤岑晚霽久徘徊。

《詠金陵》

時鵬飛 南京大學文學院2015級碩士生

山勢如龍壓上頭,石城虎臥瞰江流。

空憐王氣蔥蔥旺,幾見樓船渺渺浮。

夜月烏衣開棟宇,春風白下走驊騮。

而今獨有後湖水,依舊年年漲溝。

研究生詞組

冠軍

《桂枝香·讀桓溫傳》

沈戈暉 北京大學資訊科學技術學院智慧科學系 2015級碩士生

登樓指點。是奇骨間生,攬轡心膽。半世旌麾電掃,犬羊波撼。

漢陵灑掃荊榛裏,看中原、父老多感。渡江人物,誰言恢復,清談難斂。

最怕説、年華冉冉。對柳色婆娑,壯懷銷黯。氣奪天時,棋罷頓成悲憾。

曹公越石俱賫志,到如今、生氣何減。此編三復,夜深欲鳴,匣中龍劍。

註:

 “登樓”:《晉書·桓溫傳》:“與諸僚屬登平乘樓,眺矚中原,慨然曰:‘遂使神州陸沈,百年丘墟,王夷甫諸人不得不任其責!’”

 “奇骨”:《晉書·桓溫傳》:“生未期而太原溫嶠見之,曰:‘此兒有奇骨,可試使啼。’”

 “漢陵灑掃”:《晉書·桓溫傳》:“溫屯故太極殿前,徙入金墉城,謁先帝諸陵,陵被侵毀者皆繕復之,兼置陵令。”

亞軍

《滿庭芳·詠雪中落梅》

彭敏哲  中山大學中文系2014級博士生

冷雪摧枝,愁雲蔽樹,驟催紅淚紛紛。翩然作舞,不與世沉淪。

最是孤標癡絕,搖落處、猶帶清芬。更留取,冰心鐵骨,絕勝百花魂。

情根悲早斷。一朝閱盡,三世離分。 縱身死,魂歸素女眉痕。

寂寞誰憐枯影,剩鶴子,獨憶黃昏。傷情處,江南風早,吹瘦倚梅人。

《桂枝香·登鍾山有感》

劉馳 南京大學文學院中國古典文學文獻學 2016 級博士生

東南佳處。看此阜龍盤,群巒聳怒。叱起松聲好似,亂濤飛渡。

中天翠湧殘陽裏,共茫茫,浮雲千古。憑高遙瞰,江流騁馬,石城蹲虎。

歎多少、英雄俱誤。但蝸角徒爭,一王之土。天下為公,誰比逸仙襟度。

可憐遺恨今如此,望鯤洋一峽成阻。風應有意,年年更向,海東吹雨。

註:

 一王之土:語出《詩經·小雅·北山》:“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王夫之《讀通鑒論》:“天下而一王矣,何郡何縣而非一王之土”。

 鯤洋:臺灣別名。臺灣有七鯤身海口,故名。丘逢甲《元夕無月》其二:“欲向海天尋月去,五更飛夢渡鯤洋。”

季軍

《桂枝香·詠金陵》

時鵬飛 南京大學文學院2015級碩士生

問天如醉。豈天厭承平,鬼貪糜沸。故使投鞭擊楫,殺人為市。

樓船戰鼓塵埃絕,剩茫茫、錦帆秋水。觸蠻蝸角,翻雲覆雨,幾回人世。

算王氣、由來附會。誤多少英雄,白頭從事。蓋世功名,一枕冷風槐蟻。

殘生淚落桓伊笛,出東山、第一非計。不如雞犬,康莊曳尾,太平遊戲。

《滿庭芳·詠梧桐樹》

楊文鈺 南昌大學2016級中國古典文獻學碩士研究生

玉葉篩風,高枝佇月,恍然暗起商聲。幾番幽獨,瑟瑟到中庭

瘦盡圓陰翠蓋,秋漸老,露井寒清。漫重記,繁花素色,閑倚總關情。

此心曾半死,焚身火烈,撫夢弦輕。算而今,崢嶸一曲誰聽。

點滴空階疏雨,個中事、酒冷燈青。曾何待,朝陽於彼,千仞羽凰鳴。

《桂枝香·詠梧桐樹》

羅愷文 華東師範大學古籍研究所 2015級碩士研究生

疏星天末。正蛩唱青燈,峭寒時節。一葉風前忽墜,警秋相說。

旋隨病蝶爭搖落,渺江城、翠枯黃裂。魄飛何處,依稀未抵,人間長訣。

聽點滴、黃昏又接。念鳳去雲空,商飆輕咽。海氣江潮,暗和寂廊雙屧。

春回亦覺韶光晚,縱成陰、聲聲猶切。相思他夜,廣寒誰共,月痕明滅。

優秀獎

《滿庭芳·詠半死桐》

黑白 中山大學中國古代文學2015級博士生

去也纏綿,來何蕭瑟,閑庭半倚空枝。疏花倦葉,猶待鳳凰棲。

墮絮爭隨楊柳,三月盡、綰遍人思。無端甚,簷鈴飄雨,相助夢魂淒。

年華同樹影,不知死往,莫歎生離。戀春風,江山如恨如詩。

留得稠寒薄綠,終難共、逝水徂西。沉吟夜,黃衣片片,秋暮看星稀。

《桂枝香·詠金陵》

張思橋 江蘇師範大學文學院 2016級碩士硏究生

大江澄碧。嘆秋月春花,古來蹤跡。六代興亡舊事,女墻遙憶。

秦淮艷麗梳妝處,對神州,豪情堆積。孝陵碑老,鍾山霧繞,梧桐凝寂。   

越千年、繁華歷歷。想庾月臺城,變換今昔。萬龍蛇,盤錯秣陵南北。

誰人醉掃如椽筆?共金釵雲錦傾國。時時風雨,英魂懷望,鼓樓長立。

註:

= 1 * GB3 龍蛇,指立交與高架。

  此處暗指曹雪芹。敦敏《題芹圃畫石》曾:“醉餘奮掃如椽筆。寫出胸中塊磊時。”

《滿庭芳·詠梧桐樹》

翟曉楠 四川大學2015級碩士生

鳳影搖光,圭陰弄月,嶧陽嘉樹籠蔥。亭亭擢幹,孤秀接窿穹。

疑是嶒崚瓊巘,群木羨、氣吐長虹。繁枝處,晴窗上綠,鬱鬱冷瑤宮。

清明逢細雨,雲霞生焰,風火騰空。好時景 ,無人願顧青瞳。

常盼中郎識面,清音入,師曠神工。涼生到 ,翩然一葉,遺恨怨秋風。

《滿庭芳·詠甁上梅花》

姚軼群 中國科學院自動化研究所2016級博士生

玉髓勻晶,古枝剖璺,素心點染靑甁。壽陽妝態,逢處宛然生。

題賦淩寒壓一,書家筆,不管無情。絶攀折,人間索索,底物寄飄零。

綠衣誰夢穩,歌濃酒淡,我醉君醒。賸空對,長宵燭焰虛明。

千樹東風正落,蒼茫外,初響春冰。香魂返,釉華微冷,斜月透簾旌。

註:

1.三句用羅浮夢典故,出《龍城錄》。

《滿庭芳·詠梧桐》

謝文韜 浙江大學人文學院中國古代文學專業16級碩士硏究生

霜重瑤階,露寒金井,宮垣久誤陽春。一宵疏雨,零落又三分。

微葉成珪誰翦,任蟲豸,蝕作泥塵。崑池遠,鳳鸞難引,辜負手栽人。

凡身原未若,芳叢岷水,修幹龍門。奈榮華,終餘玉斧殘痕。

素手冰絲莫想,但爨婢,吹火全焚。來生願,冥冥窮野,枯槁伴吟魂。

註:

 芳叢岷水,“成都夾岷江,磯岸多植紫桐。每至暮春,有靈禽五色,小於玄鳥,來集桐花,以飲朝露。”(李德裕《畫桐花鳳扇賦並序》)

 修幹龍門,“龍門之桐,高百尺而無枝......於是背秋涉冬,使琴摯斫斬以為琴,野繭之絲以為絃......”(枚乘《七發》)

《滿庭芳·詠梅》

郭薇 南京大學文學院古典文學文獻學2016級博士生

雪徑還深,花時未至,一枝先已橫斜。寒癡萬木,破冷更無花。

喚起暗香浮動,流月色,淨洗鉛華。向來瘦,憐渠依舊,野水是生涯。

別金堂澗壑,無今無古,誰寄誰家。若夭豔,粗肥桃李堪誇。

輸了春風詞筆,動高興,腕底煙霞。於春懶,縱同錦陣,冰骨肯銷些?




点击量:590
--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文学院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杨宗义楼 电话:025-89683393  传真:025-89689703  邮件:wxyxz@nju.edu.cn 邮政编码:210023  技术支持:夏恒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