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0
5
2
0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南京大学文学院成立100周年大会上陈跃红教授的发言
作者:gzw  日期:2014-10-22

 

同学们、老师们、各位嘉宾、各位领导:

    今天,我非常荣幸地被指定作为全国中文学科的代言人,代表在座的复旦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中山大学、四川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的中文院系以及没有到场的其他更多的院校中文院系,本着天下中文一家亲的兄弟情谊,向南京大学文学院100周年的生日,向南大文学院的全体师生同仁,致以最热烈的祝贺!

    众所周知,南京大学中文学科是我国中国语言文学教学研究的重镇,百年来,经由数代学人的艰辛努力,为国家培养了大批杰出的优秀的中文人才,奉献出了十分丰厚的学术成果,先后出现了诸如黄侃、吴梅、汪辟疆、胡小石、陈中凡、罗根泽、陈白尘、程千帆等众多不断影响着现代中文学科发展的著名学者和教育家。他们无疑是南大中文学科的骄傲,同时,我们作为中文学界的同仁,也为他们的成就和风范感到自豪!

    各位同仁,各位同学,现代大学教育体制和学科专业划分的结果,使得学科和专业无形中成为我们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们,借以区分和定位各自知识疆域与文化身份的一种符号性标志,于是,在别人的眼中我们就被界定为所谓的中文人。既然都是中文学科中人,我们之间自然也就难免会形成历史和现实的千丝万缕关系,就如同刚才提到的黄侃和吴梅先生也曾任教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而汪辟疆和陈中凡先生还是北大中文系的毕业生一样,在今天的北大中文系师生群体中,也经常可以见到曾经的南大中文人的身影。

    既然都是中文人,这也就注定在未来的发展路途上,我们不仅要同气相求,也务必要同舟共济,而我们中国语言文学学科在中国的命运定位,也就是我们这些中文人的存在所系。那么,时值当下人心浮躁、精神张皇的语境,我们又当如何自处呢?我以为,对于一门以数千年深厚历史文化传统为依托的学科而言,我们的存在底气和发展自信,在很大程度上决不应该依托于一时的潮起潮落和时势变迁;我们的发展前景,也决不应寄期望于风云变换和星移斗转。无论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文学科超乎寻常的兴盛,还是市场大潮下不断的边缘化,都不是中文正常的学科生态。今后,高考科目的调整也未必就意味着中文会王者归来,国家发展战略再如何改变,也不会刺激出现天价古汉语专业硕士学位的需求;官员们再附庸风雅,也不会打“飞的”来仙林校区听中国话剧史的课程。中文就是中文。除了关注中国有史以来的语言文学发展和当下13亿人口的语言文学需求外,我们还真没有更多的疆域扩展可能。但是,仅仅就这一领域的探讨,就足以让所有的中文人前赴后继地忙碌上一千年,甚至永远地忙碌下去!

    因为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确认,在今天这个以民族国家为存在主体的世界上,一个民族的母语和文学,一直以来都关乎着国家核心价值的塑造,关乎着人的灵魂安顿,关乎一个国家历史文化传统的承继和开拓创新,关乎国民精神素质改善和提升,这就注定他任何时候都边缘不到哪里去!同样,我在这里不妨再补充强调一点,那就是,语言和文学,也是重要的生产力要素。出版业的热点无论如何漂移,纸质媒体不论如何萎缩,影视剧、动漫游无论如何变得3D化还是4D化,基于大数据和云储存的网络无论具有何等的海量空间,最终还需要优秀的语言和图像内容去填充和供人使用,否则它只是一套无人关注的虚拟空壳。中国如果要挣脱数量扩张型低水平发展的陷阱,要实现有品牌,有文化,有质量,有尊严,有地位的社会创新发展,就离不开人文学科和语言文学的滋养和支撑,否则,所谓发达的、文明的和幸福的现代社会构建就是一句空话。就此而言,我们对于中国语言文学的伟大传统,对于我们中文学科的未来,始终充满着一点也不夸张的信心。

    各位同学、各位同仁,最近一段时间内,国内各高校的中文学科先后都在迎来自己的世纪庆典,这似乎也在昭示着一个信息,即中国现代意义上的中文教育确定无疑地已经走过了他的第一个百年历程。那么,下一个百年的中文学科应该如何走好?它的发展新路将在何处?作为一个严肃的命题此刻已经凸显于我们的面前,借此南京大学中文学科建立一百周年庆典之际,我提议,让我们一起来思考,一起来探索,为着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学的尊严和未来前景。

    最后祝南京大学文学院及其中文学科在新的百年路途上,能够功德圆满,再创历史辉煌!

谢谢大家!


 

点击量:2310
--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文学院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杨宗义楼 电话:025-89683393  传真:025-89689703  邮件:wxyxz@nju.edu.cn 邮政编码:210023  技术支持:夏恒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