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0
5
2
4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南京大学文学院成立100周年大会上温方伊同学的发言
作者:gzw  日期:2014-10-21

 

尊敬的各位来宾、院友

亲爱的老师们、同学们:

你们好!

我是文院13级研究生温方伊。

非常荣幸能代表文学院的学生在此恭贺南大文院百年华诞。

昨晚此地,复排版《〈人民公敌〉事件》本轮演出落下了帷幕,这部讲述大学生在理想与现实间挣扎的原创剧目,曾经感染过无数校友,如今又牵动了大家的心弦。一位院友对我说,他很怀念在校时过的“书画琴棋诗酒花“的日子。那时的生活何其风雅,而如今都翻作“柴米油盐酱醋茶”了。他还告诫我,一定要珍惜在文院的生活,免得像他一般悔之晚矣。可最后他补了一句:不过说了你可能也不会听啊。

这是实话。师长的话小辈大半不会听,听了也未必那样做。一是有些事非亲身经历不能体会,二是人都固执,不是执着于自我认知,就是执着于安乐懒惰。于是,无论百年前、百年后,师长的劝诫之语都大同小异,并在古人与来者中不断找到共鸣——“嗟乎!师道之不传也久矣。”可见传道授业何其难也。文学院新院楼中有一小庭院,被命名为“启园”,徐兴无老师在《启园记》中写道:“启者,开也,教也。诗曰东有启明。书曰启迪后人。其是之谓耶。”并写道:“纵有董子不窥之志,于兹当生与点之情。”可见,传道授业虽难,但南大文院人对教育有自己的理解和坚持。

1914年南京高等师范大学成立,中文系诞生始,南大文院历经百年。后辈无缘体会百年沧桑,可读到文院的历史,听到老教授的轶事,仍会被深深打动。而我们能切身的体会的,是文院的现在。我在文学院学习了5年,2009年我刚进入南京大学文学院,正赶上仙林校区启用。我们是第一届在仙林校区成长的学生。那时,我们对仙林的荒凉颇有些不满。新校区空有大楼却不会有鼓楼校区参天的大树。不过,我们也会安慰自己,既然“大学之大非大楼之大”恐亦非大树之大。而5年过去,仙林校区的树也长起来了。2012年文学院新大楼在仙林落成。学院有钱就可以建大楼,几年时间就可以有大树。大楼与大树自然是好的,可什么也比不上“人”的重要性。什么语言也形容不了我在南大文院第一次上课的感受。我们是一批被中小学教育惯坏了的人,高考说难实在难,说简单也再简单不过了。进入戏剧影视文学专业之前,我一家人都没想过我可以写作。我语文成绩很好,可我完全不会写除了“议论文”之外的任何东西,而对付语文考试的议论文太容易——正着说,反着说,再“总而言之”,其中默写几段其他学生没背过的古文和名言就齐活了。那时候,对我来说,世界就那么一小点,没有任何新鲜的东西,学习生活不过是重复与惯性。来到南大文院后,我才第一次在老师的引导和帮助下爬出井底,扒着井口,看到了浩瀚无垠的宇宙,感受到自身的渺小。在文学院的学习绝不仅仅是吸收“知识”,它能改变人对世界的看法,对待世界的态度。如果我没有接触到那么多负责的老师和优秀的同学,我可能还是一个没有责任感,心胸狭隘,对世界缺乏兴趣的人。经常有人问“学文学有什么用?”学文学当然有用。学文学能让我们写出漂亮的文案,写出通顺的稿件,能让我们拿到工资和稿费生活。可学文学如果仅仅是为了一口饭吃,那南大文院与蓝翔技校又有什么区别。文学是我们精神世界的食粮与血肉,它影响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待人接物,它影响着这个世界的文明与走向。哪怕将来从事着与文学完全无关的工作,哪怕我们笔下的文字被迫从爱情诗变为官样文章,文学也会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融入我们的生活。更何况,每时每刻都有坚守在文学高地上的天才和勇士带给人光明的梦。

最后,祝南京大学文学院百年生日快乐!

谢谢!

点击量:2782
--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文学院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杨宗义楼 电话:025-89683393  传真:025-89689703  邮件:wxyxz@nju.edu.cn 邮政编码:210023  技术支持:夏恒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