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0
8
1
8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南京大学文学院百年院庆纪念文丛”即将出版
作者:  日期:2014-9-23


    为迎接南京大学文学院百年院庆,文学院组织力量编纂了“南京大学文学院百年院庆纪念文丛”,即将由南京大学出版社于2014年10月上旬出版发行。2014年10月18日院庆日活动中,将馈赠相关单位与学人并在现场展出发售。现将“文丛”的封面及各自的《序》和《前言》刊发于此,以飨学界和校友。
    “文丛”共三种五册:南京大学文学院编《南京大学文学院百年史稿》、苗怀明、吴俊编《南京大学文学院百年论文选集》(上、中、下)、程章灿编《南雍随笔》。《史稿》分”总述”、“编年”、“传略”三部分,宏观与细微、事件与人物互为经纬,以一个院系的历史,叙述了近代以来中国大学与学术的坎坷经历。《选集》精选百年以来文学院名师前贤以及文学院退休与在职教师的代表论文,展示了文学院优秀的学术传统与精深的学术成就。《随笔》收录文学院同仁们的散文或小品,抒情说理,体裁不一,表现出各自的才华与性情,定格百年院庆之际的精神风采。“文丛”是文学院百年华诞的生日蛋糕,是一座朴实无华的纪念碑。

 

 

《南京大学文学院百年史稿·前言》

 

南京大学文学院的历史,始于1914年。其远源可溯至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创立的三江师范学堂的国文课程和光绪十四年(1888)成立的基督教会汇文书院的国文课程。1914年,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成立,设立国文系。1910年,汇文书院等基督教会学院合并成了金陵大学,也于1914年设立国文系。此后,国立东南大学、第四中山大学、江苏大学、国立中央大学、南京大学等时期均设中国文学系。至1952年,金陵大学并入南京大学,组成了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2007年更名为南京大学文学院。

一百多年来,众多著名学者和教育家如李瑞清、王瀣、胡翔冬、吴梅、黄侃、汪辟疆、胡小石、陈中凡、汪东、方光焘、罗根泽、陈白尘、陈瘦竹、程千帆等先生执教于此。经过几代师生的艰苦创业和奋力开拓,形成了坚持真理而不追逐时尚的学术精神和朴实、严谨、创新的学风,为国家培养了大批杰出的人才。

20世纪80年代以来,文学院发展迅速。文学院的中国语言文学学科(下含文艺学、中国古代文学、古典文献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世界文学与比较文学、汉语言文字学、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是首批国家一级重点学科和首批国家文科基础学科中国语言文学学科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基地,“戏剧影视艺术学”是江苏省一级重点学科,两个学科均拥有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予权、博士后流动站,文学院师资力量雄厚,有部聘长江学者4名,新世纪人才百千万工程人选多名。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新文学研究中心”、全国高校古籍整理与研究委员会直属所“古典文献研究所”、教育部语信司与南京大学共建“中国语言战略研究中心”、江苏省政府2011协同创新基地“中国文学与东亚文明中心”均设立于文学院。这些研究机构具有规模稳定,人才汇聚的学术团队,拥有相关的学术数据库和文献整理等学术资源,并不断推出课题规划与研究成果。

文学院科研条件优越。院图书馆拥有40多万册藏书和诸多特色专业书库。承担过国家“211工程”一期、二期、三期项目和“985工程”一期、二期、三期项目,承担多项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教育部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以及国际科研合作项目,学科地位居于我国高校中文学科前列,在东亚和欧美汉学界也享有较高的学术声誉。

2014年,文学院举行一系列庆祝建院一百周年的活动并决定编纂文学院百年史,以总结、发扬优秀的学术传统,述史明志,继往开来。20048月。南京大学中文系举行系庆九十周年活动之际,时任系主任莫砺锋主编了《薪火九秩——南京大学中文系九十周年系庆纪念文集》等文献,其中就收录了沈卫威、徐雁平等编写的《中文系九十年大事记(19142004)》。在此基础上,文学院成立编纂组,组织师生进一步参阅校史文献档案、《南京大学年鉴》、《南京大学报》、中文系行政档案以及回忆录、学人日记等文献,初成一编,分总述、编年、传略三部份,名为《南京大学文学院百年史稿》。“总述”部分划分百年院史为九个阶段,由徐兴无撰写;“编年”部分逐年述其大事,由徐雁平、董晓、徐兴无撰写,姚松、解玉峰、张宗友、黄发友等补充修订;“传略”部分则由各专业和编纂组讨论,选择二十九位文学院各历史时期的学术前辈,聘请其弟子或后学撰写传记,作者具见《目录》徐世梁担任编纂组秘书,负责联络、收集图片等工作。编纂过程中,文学院佘卉、葛燕红、魏宜辉、张云召、蒋钰等教师、硕士研究生侯印国、马健羚、吴钦根等参加了文献档案的搜集、整理及文字校对等工作;部分传主的家属为《史稿》的编写提供了相关资料和图片;毕业于文学院现在南京大学出版社工作的金鑫荣社长和荣卫红等编辑为《史稿》及其他百年院庆文献的编缉出版付出了辛勤的劳动;曾担任中文系党总支书记的朱家维老师审阅了书稿,在此,编纂组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

由于编纂时间紧迫,其中不免识见浅陋、体例杂乱、挂一漏万、传闻异辞、讹误失考,校雠粗疏之处,希望读者多加批评,更希望师生校友们抉疑纠缪,献可替否。史稿者,未定之史也,谨以此作为一块朴素无华的纪念碑,为后世存一份实实在在的文献,为文学院开启新的纪元和南京大学的千秋鼎盛奉上美好的祝愿!

 

                                 编纂组

                               20149

 

 

 

《南京大学文学院百年院庆论文选集·序》

莫砺锋

 

众所周知,语言文字是人类文化最重要的载体,也是人类文化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对于中华民族而言,汉语汉字就是中华文化的精神血脉,是中华民族实现身份认同的文化基因。汉族本由许多不同的氏族、民族融合而成,汉语在发展过程中曾对许多不同民族的语言进行同化,事实上汉语汉字一向是中华民族大家庭共有、共用的交际工具。早在公元前559年,姜戎之子驹支就能操着纯熟的汉语与晋国正卿范宣子进行外交对话,还能当场赋《诗》明志。到了后代,出身少数民族而能运用汉字进行写作的文人学者代不乏人,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是汉代龟兹胡姓的后裔,与他齐名的元稹是鲜卑人的后裔,刘禹锡则是匈奴人的后裔,皆为显例。毫无疑义,汉语汉字就是中国语言文字的精华和代表。相传仓颉造字时,“天雨粟、鬼夜哭,”那是先民们发明汉字时惊喜心情的生动描述。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方块汉字,是比“四大发明”更加伟大的文化创造。随着语音的不断变化,拼音文字会在较短的时间内变得面目全非,惟独以表意为主要性质的汉字才能稳固地穿透历史,垂之永远。在中华文化的发展过程中,汉字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要是没有汉字,神州之大,操着各种方言的人们如何进行思想交流?要是没有汉字,我们如何能了解先人们几千年以来的所作所为和所思所感?

当代人都说要继承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其实那主要是指观念文化。君君臣臣的古代制度早已过时,精美绝伦的古代器物也只有博物馆价值,惟一具有当代价值的传统文化是观念文化,它的载体就是用汉字书写的大量典籍。《尚书》云“惟殷先人有册有典”,从殷商以来,用汉字书写的典籍浩如烟海,成为人类文化史上的奇观。“四大发明”中的两项直接与书籍有关,这是中华民族重视典籍的最好证明。观念形态的中华文化内容丰富,地负海涵,“经、史、子、集”四大类图书的惊人数量便是明证。对于现代人来说,中国文学尤其具有独特的意义。由于先民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都具有鲜明的审美观照的意味,当他们创造灿烂的中华文化时,文学始终是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文学不但以生动具象的方式体现了中华文化的基本精神和心理特征,而且广泛、深刻地影响着中华文化的其它组成部分。中国文学的审美价值和认识功能历久弥新,它是中华传统文化中最容易为现代人理解、接受的文化形态,是沟通现代人与传统文化的最便捷的桥梁,也是世界上其他文化背景的人民了解中华文化的最佳窗口。

本书的作者便是一群从事中国语言文字和中国文学的研究及教学的学人。我们组成了一个学术共同体,名称是“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现在改称“南京大学文学院”,但其主体构成和学术传统依然如故。在南大文学院里,汉语言文字和中国文学诸学科的同仁们所从事工作的意义已见上述。中国古典文献学的同仁则以研究、整理古籍为主要任务,他们为中国语言文学的研究提供坚实的文献学基础。文艺学的同仁以中西文艺思想的融会贯通为研究宗旨,所弘扬的正是中华民族海纳百川的文化品格。戏剧影视学虽在管理制度上被归入艺术学门类,其实从杂剧、南戏直到现代话剧,在学术传统上向来就是中国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况且无论创作还是研究,戏剧影视学的根基都是汉字书写。有些学科似乎带有舶来品的色彩,例如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以及中国古代文学学科内部的域外汉籍研究方向,但一来中华文化本来就善于吸收外来文化,现代中国学人也不应固步自封;二来此类研究的意义之一就是借用他者的视野和眼光来审视中华文化。总之,本书的作者虽然涵盖了南大文学院的所有学科,但我们从事的工作都与中国语言文字和中国文学的研究密切相关。我们有志于继承、弘扬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我们愿意在“薪尽火传”的文化传承中充当相继燃烧的红烛。

南京大学文学院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厚的学术积累,其远源可以追溯到成立于1902年三江师范学堂与成立于1888年南京汇文书院所开设的国文课程,而19149月由南京大学的前身之一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所设立的国文预科班和国文专修科则是我院的直接源头。斗转星移,一个世纪过去了。一百年来,像国内所有的大学以及系科一样,南大文学院始终伴随着整个国家的风雨历程,先后经历了抗战西迁、院系调整以及文革等曲折过程,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才进入正常的发展轨道。由于我院的前身之一是民国时代中央大学的中文系,又位于民国的首都,所以我们比国内其它大学的中文系经历了更多的艰难经历。我院曾是以“学衡派”为标志的东南学术的重镇,由于学术思想领域内激进的左翼倾向渐占上风,而东南学风则被主流意识形态打上了“保守、落后”的烙印,我们在学术思想方面的话语权日渐衰微。到了现在,在经济大潮波涛汹涌、功利思想甚嚣尘上的现实处境中,我们更被挤压到社会的边缘,被世人视为不通时务的一群落伍者。然而我们认同古人的一种生活态度:“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在追逐物质利益成为群体趋势的社会环境里,我们心如古井地坐而论道,且因研究对象具有“穷而后工”的性质而自甘清贫。在以英文写作为学术时尚的学界潮流中,我们坚持用汉字来书写自己的所感所思,即使论著无人问津也自甘寂寞。我们从未忘记自己应负的社会责任,但我们认定的使命是为传承中华文化进行沉潜深入的学理探讨,决不追求振臂一呼从者如云的社会效应。我们鼓励学生毕业后走进社会从事各种工作,但我们悉心传授的是最根本的文化精神和学术理念,而不是应付就业需要的实际操作技能。

本书是为庆祝南大文学院百年院庆而编选的,全书选载南大文学院全体教师的论文,上卷的作者是已经去世的前辈,中卷的作者是退休而尚健在的前辈,下卷的作者则是正在南大任教的同仁。百年倏忽,风雨沧桑。从本书入选的论文就可看出,南大文学院三代学人的选题眼光、学术素养和研究方法都体现出时代变化的痕迹。然而有一点是贯穿终始的,那就是“东南学术”的精神。“东南学术”具有理性、持重、稳健的学术品格,在追求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同时始终重视人文关怀,在倡导新文化的同时始终强调继承民族文化的优秀传统,这是南大文学院最宝贵的学术传统。朱雀桥边花开花谢,扬子江上潮起潮落,我们已在金陵古城的书斋里静坐百年,还将继续在这座“荒江老屋”中坚守寂寞。借用李清照的话说,“甘心老是乡矣!”

是为序。

201488

 

《南雍随笔·前言》

 

程章灿

 

     2007年,山东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册《学府随笔(南大卷)》,这是南京大学中文系教师的随笔集。从书名来看,这很像是一套丛书,“南大卷”之外,应当还有其他学校卷,尽管我并没有看到。书是本系许志英老师主编的。我清楚地记得,许老师向我征文的时候说过,这本随笔集只是第一本,以后还可以有续编。我不知道他说的以后具体是什么时候,也许三五年,也许七八年,也许在某个有纪念意义的年份,我心里暗自猜想。

南京大学中文系历史悠久,屈指算来,今年恰逢一百周年。虽然几年前,中文系就已改名文学院,但其间的血脉是不曾间断的。无论如何,一百周年算是大日子,总要留下一些可备未来纪念的东西,在这个时候再来编一册本系教师的随笔集,应该是恰当其时吧。院务委员会将这个任务交给我,我第一时间想起的,便是许老师编的那册《学府随笔(南大卷)》。

随笔是个极其宽泛的概念,也许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许老师将其理解为“随意之笔”,这或许确实有些“望文生义”,却很好用。抒情可以,描写可以,怀人也好,记事也好,随意挥洒,任情发挥,这就是随笔。都说中文系不培养作家,但研究语言文学的人总会写些随笔,也总要有些与众不同吧。硬要指实这不同,那只好说就是许老师所谓的“学术性”和“书卷气”。既然认可许老师对随笔的界定,我就仿照他当年征文的大意,写了一个征稿启事,向全院老师征集随笔。篇幅有限,我担心字数太多有所不便,于是规定每位老师最多交两篇,两篇总字数原则上不超出5000字,还规定了交稿的截止日期,怕无止境的拖延会影响后续的编辑出版进度。这样处理实在有失机械,情非得已,实际上,有些文章非常精彩,只是字数超了一些,我最后定稿时,实在不忍割爱,只好自食其言。

这本随笔集收录了62位本院教师的作品,已占本院教职员工六成以上。还有些老师可能工作过于忙碌,这次没顾得上贡献大作,诚为美中不足。每位老师或一篇,或两篇,出于自选,我图省事,按音序编排。说到内容,则五花八门,或回忆往事,或感怀人生,或漫谈学术,或见才情,或重思想,或于自家的专业念兹在兹,不假考索,就能看到不同的个性经历,猜出各自的专业背景,正所谓文如其人,各见性格。我曾经抑制不住兴奋,与几位同仁聊到自己作为编者先读为快的感觉。实际上,这本随笔集好有一比,它是百年院庆之时本院的一次“笔会”:同仁们欢聚一堂,以文字铭刻岁月的屐痕,珍惜胜缘,见证历史,岂止“盍各言尔志”哉!

此集的命名,令我踌躇再三,现在定名为《南雍随笔》,朴实无华。众所周知,“南雍”是南大的雅号,《南雍随笔》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学府随笔(南大卷)》,将无同?


 

 

 


 

点击量:4354
--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文学院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杨宗义楼 电话:025-89683393  传真:025-89689703  邮件:wxyxz@nju.edu.cn 邮政编码:210023  技术支持:夏恒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