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1
1
2
0
教师个人主页
·个人小传
·研究成果
·所授课程
·研究课题
·获奖情况
·代表作品


颜色:

昂智慧

 文学博士,现为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副教授。

文学博士,现为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副教授。

  研究成果

>>  已发表的学术论文
  1.《结构与神话──论T·S·艾略特的,〈荒原〉》 (“ Structure and Myth: on T. S. Eliot’s ‘ The Wasteland’”),《安徽师范大学学报》1991年第4期。
2.《叙述时间的形式和意味──论福克纳的〈押沙龙,押沙龙!〉》 (“ Pattern and Meaning of the time in the Narration of William Faulkner’s ‘Absalom, Absalom!’”),《当代外国文学》1992年第4期。 
3.《西方小说的新形态》 (On the New Forms of Western Fiction ),《文艺研究》1993年第3期。
4.《故事·情节·片断·拟故事──论西方小说形式的嬗变》 (Story, Plot, Fragment, Parody : on the Evolution of the Form of Western Fiction),《安徽师范大学学报》1995年第4期。
5.《倔强的灵魂的独语──论卡夫卡的人生求证》(“The Soliloquizing of a Stubborn Loner: The Process of Kafka’s Search of Real Life”),《外国文学评论》,1996年第4期。
6.《幻想大师卡尔维诺》 (A Introduction of Italo Calvino ),《译林》1998年第4期。
7.《作者并没有死亡》,《文艺报》,2000年5月2日
8.《更新观念,迎接挑战——对“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教学的思考》,《中国比较文学》,2000年2期。
9.《论20世纪西方小说人物的自我形态》,《外国文学》2000年6期。
10.《纸做的世界也是真实的——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与她的获奖作品〈盲杀手〉》,《文艺报》,2001年1月9日。
11.《爱是生与死的理由——读〈白夹竹桃〉》,《译林》,2001年1期。
12.《通俗与高雅的有效结合——`简评约翰·勒卡雷和他的〈辛格公司〉》,《辛格公司》序言,译林出版社2001年4月出版。
13.昂智慧,《 孤独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名作欣赏》,2001年6期。
14.昂智慧,《卡夫卡与老庄哲学解读》,《中国比较文学》,2002年1期。
15.“解读卡夫卡的文学世界——关于《一条狗的研究》的研究”《国外文学》2003年3期
16.“保尔•德曼、‘耶鲁学派’与‘解构主义’” 《外国文学》2003年6期
17.“自我、物体和艺术体验”,《文艺研究》2004年2期
4)“《忏悔录》的真实性和语言的物质性”,《外国文学评论》,2004年3期
18.“阅读的危险与语言的寓言性”,《外国文学研究》,2005年1期
19.“文学科学的弊端——论保尔•德曼对结构主义文学批评的批评”,《外国文学》,2005年
20.“文学创作与阅读中的语言问题”,《文艺研究》,2006年3期

>>  翻译作品
  

1)[美]Lindsay Waters著,《美学权威主义批判》,(北大演讲录丛书之一)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8月出版,约23万字。

2)[英]R·Rushton著,《我干脆死掉算了》,(校园四重奏之一)明天出版社2001年3月出版,约11万字。

3)[美]伊丽莎白·鲍伯里克著,《一个神秘的世界》,(短篇小说)《译林》2001年4期。


 

  所授课程

>>  外国文学,比较文学
  外国文学,比较文学

>>  英文文献检索与阅读 (博士课程)
  英文文献检索与阅读 (博士课程)

 

  研究课题

>>  研究方向为西方现当代文学与文学理论,比较文学。
  研究方向为西方现当代文学与文学理论,比较文学。

 

  获奖情况

 

  代表作品

>>  卡夫卡与老庄哲学
  布罗德透过自己的宗教观念来阅读卡夫卡,从而把卡夫卡归纳为一个“走向圣洁之路”[1]的人。在布洛德的带领下,许多评论家想当然地认为卡夫卡与犹太诺斯替教有着不可分割的紧密联系。人们还争相著书讨论卡夫卡与意第绪文学之间的紧密关系。哈洛德·布罗姆甚至认为,卡夫卡首先是一个犹太作家,而且,他就是“复活了的犹太民族的记忆”[2]。但是,把卡夫卡的世界仅仅定位在犹太传统之中,这实际上也就是把他的“巨大的世界”缩小成某种狭小的地域。


>>  论二十世纪西方小说人物的自我形态
  寻找自我是一个极为古老的话题,早在古希腊时期,人们就以“认识你自己”作为人类探索知识的最高境界。然而,人们曾经在神性的光环中迷失了自我,在英雄的庇护下舍弃了自我。到了二十世纪初,随着尼采的一声呐喊“上帝死了”,西方人在强烈的阵痛中体验到了“被抛弃到自身之上”以后的自由和苦恼。在这个神性趋于失落、英雄时代走向完结的不幸时代中,他们深深地感觉到,再也没有救世主了,只有靠他们自己。西方人在经历了集体精神崩溃的同时,踏上了目标难以确定的、漫长而又痛苦的自我追寻之途。在二十世纪的文学史上,对“自我的心理结构的复杂技术性描述”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而西方小说人物所展现的对自我的追寻,则体现为从最初的自我迷恋、经由自我确认、最终走向了自我消解。这一自我追寻折射出了西方人在本世纪所展开的精神旅程。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文学院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杨宗义楼 电话:025-89683393  传真:025-89689703  邮件:wxyxz@nju.edu.cn 邮政编码:210023  技术支持:夏恒网络